文:灼卿

提笔之间,回暮往昔,历历在目,不觉指间揉捻,细索而繁达,苦沉而有味。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去处,壮岁锦襜,必当持觞奏乐读书。路此慢慢,怀古上下,陈迹如斯,有尺八之一物,往年岁月,历久弥香,其也曾照彩云,明月常在,唯心唯识,尽心知性也。

听之古人飞铎涤荡,绝响一世,曲度婆娑;余年少亦有怀古望贤之心,截竹中节,鼓腹长啸。曾登高山,缈望天际,于峻岭崇山之间,卧清流翠竹之畔,吴市伍员,眉州东坡,函谷残垣,赤壁矶头,羽扇纶巾天地豪杰者,长想远思,皆贤流之辈,慕其逍遥,故自诩同道者,吐纳大荒于虚妄,功名尘土,金龟何物?

尺八之物,古笛之类,出于唐土,盛于扶桑,期间流俗古史,化境往事,不必言赘。

余七岁习笛箫,多年亦闻其名,未见真迹,亦有集图多样,试制以弥心力,亦未能通达也。戊子(2008)偶见于网络,多有观察,盲目习之,未得其音,时其学业繁重,憾而无奈也。

中学时代亦爱箫也

古人曰:“不滞于物,不殆于心,思而惘顾,行而桀黠”,机缘之至,壬辰偶遇神崎先生,得以修习尺八。

与神崎宪先生、演员康凯老师(新三国张飞,新水浒李逵扮演者)

癸巳年(2013年),与世哲师兄共发“北京尺八共修”,仲夏之交,世哲师兄精力有限,工作繁重,我亦任共修代理山长、山长,于周末组织共勉共进,回望往昔,五六年矣。

2013—2019年北京尺八共修,除开特殊情况,几乎每周一次的尺八共修,我作为主要负责人和代课师兄,场地换了好几处,最早牡丹园彼岸书店,广济中医医院玻璃房,三眼井胡同18号,惠量书院,广济邻四合院,韵琴茶舍等,回望以前图片,历历在目。

人之有涯而学无涯,于此期间,亦有多名先生学习,台湾王锦德先生,日本真玉和司先生,古屋辉夫先生,柿堺香先生。习之技也,亦习之为人处事也,诸先生渊源长古,为人耿直,中正仁和,余深受其感,亦爱之尊之也。

三位老师所赠留念照片

夫百代过客,万物逆旅,人生亦有真知,北京求学期间,白驹过隙,芳心亦古,有幸与陈长林先生于北京中山音乐堂、武汉琴台音乐厅等登台献技;登黄山,临汉水,感念先辈懿范,高德教诲后生。

注:陈长林先生,中国科学院科学家,第一批国家级古琴非遗,习琴72年

夫万里之国,中华之地,师门于四海,管者同心,故丙申年至今,余每年集结同好,组织“国际尺八研修馆(中国)音乐会”,如今三界矣。

第一届

第二届

第三届

应中国音乐学院博导张维良教授之邀,戊戌年(2018)十二月,古屋辉夫、真玉和司、柿堺香三先生将于中国音乐学院国音堂同台,中国竹笛乐团合作之。年前台湾王锦德先生告悉此事,欣喜感动,作为负责人,亦负感压力,如此阵容,世间罕有。

然好友知己,同心同德,至诚之真,脚踏实地;盛宴之临近,余愈惶恐不安,惧之纰漏,憾之不美;常言道有心于力,黄天不负,公告两日,报名过千,虽焦头烂额,心甚慰也。

注:张维良,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教授,有“圣手箫王”之称;古屋辉夫,国际馆主任讲师,NHK文化讲师,东京艺术大学白菊会尺八顾问,两国竹心会主宰,世界尺八大赛评委;真玉和司,国际馆主任讲师,NHK文化讲师,横滨竹心会-邦乐四季音乐会主宰,横滨国立大学邦乐研究会顾问,世界尺八大赛评委;柿堺香,东京音乐大学讲师,国际馆常任讲师,NHK文化讲师,世界尺八大赛评委

当日盛况人山人海,掌声如潮,亦有直播观看者,实况人数八万余,然北京亦有未能抢票观看者,多方盛情,旦日亦举办第二场也,于青年湖小学高级部小礼堂,人亦爆满,盛宴如常。

全场起立掌声不绝

当日盛况如今历历在目,最后返场三位老师奏《关之秋风》,演奏完毕所有观众起立,掌声五分钟不绝,如常精彩绝伦,如常观众素质,作为整个北京活动的负责人,我心甚慰也。

回望多年如此,乐在其中,一路风景,美人之美,美我之美,多年我亦业余共修及授课北京地区尺八爱好者,豁达劳碌,亦砥砺前行也。

夫天地之间,中和达道,心有光明,无论做事为人,正诚不二,亦有中华之磅礴自信,亦有豁达而继往开来,无论中日古往,我亦豪迈耿直,虚心向学,固守本真。如此,知音万千,人生妙美,文脉相续,法统河清,不枉炎黄世胄耳!

如此穷酸文字,坦坦琐事,实贻笑大方耳,不才者亦追贤暮古,以竹说法,逍遥云云耶!

2018年12月参加天台山箫艺术节与田龙先生(左二)、谭宝硕先生(中)、王建平先生(右二)、陈强岑先生(右一)

灼卿于2019年3月15日

灼卿,传统文化学者,音乐文化学者,自小学习传统文化及音乐,师事日本及台湾地区尺八师范老师,学习洞箫二十余年,制箫自用十余年,曾于北京中山音乐堂(陈长林师生音乐会),武汉琴台音乐厅等大型活动用自制洞箫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