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0日晚,成都东郊记忆唯乐音乐厅座无虚席,点石·竹笛乐团特邀陕西同朝皮影剧团携手献上了一场别开生面、精妙绝伦的音乐会。本次音乐会的火爆程度在开始售票时便初现端倪,几天之内全部的票就已全部售空,一票难求。

主办单位: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点石·笛箫艺术工作室

协办单位:点石印象传媒有限公司、陕西同朝皮影剧团

支持单位:渭南市文联

点石·竹笛乐团正式组建于2018年,隶属四川音乐学院管乐教研室。由石磊副教授四川音乐学院的在校学生以及点石·笛箫艺术工作室的优秀学员组成,乐团艺术总监由著名笛箫演奏家石磊副教授担任。乐团曾多次与昆曲艺术家、昆北民歌传承人、碗碗腔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等有良好合作。代表曲目更有:《搭凉棚》、《金碗钗·借水》、《牡丹亭·游园·皂罗袍》等。

此次音乐会荣幸邀请到的同朝皮影剧团的四位老艺人不仅是“碗碗腔”的非遗传承人,更是电影《白鹿原》、《预言2047》演员碗碗腔相关音乐的原唱。

碗碗腔简介:碗碗腔是原大荔、朝邑一带流行的皮影戏腔调。其名谓来源有三:一说因其主要节奏以打击小铜碗而得名;二说因领奏乐器月琴旧称“阮咸”,后又名“阮儿腔”,衍化为碗碗腔;三说因演皮影需要油灯碗而得称。

石磊老师在音乐会上的导聆

碗碗腔产生和形成年代,据史料和老艺人追忆大约产生在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并产生了著名戏曲家李芳桂及其作品八本两折,称为“十大本”。总观十大本唱词结构,远在作者所处的年代,碗碗腔主要唱板就已形成。如:慢板、慢紧板、紧板、滚白、叠腔、三不齐、单句送等都与其它剧种不同。碗碗腔过去一直是皮影演唱,在陕西以同、朝为中心。民间流传有“华州的迷胡,合阳的线,同、朝的灯影天下传”(《陕西剧种志》第一辑第41页)之说。据《重修华县县志稿》记载:“时腔,即碗碗腔,来自同、朝一带”,称为东路碗碗腔,流布于关中东府一带。同是指过去的同洲,也就是今天的大荔县;朝则是会县之前的朝邑县,也是如今大荔的行政区。

音乐会以竹笛乐团的一首《春节序曲》开场,其原乐曲结构是带再现的复三部曲式,是将西方的一种曲式融入到中国传统音乐中的一种精妙构思。而此次由竹笛乐团将其以不同声部进行演奏,更添新意。

《望乡》一曲由四支笛子两两应答完成引子部分,原曲为马迪老师所创,石磊副教授2018年初将其改编为多声部笛曲,四部和声更展乡愁。

《西域行》是由四川音乐学院易加义教授创作的一首十孔笛作品。十孔笛由四川音乐学院沈文毅老师在上世纪50年代研发,较之传统的六孔笛,半音进行、以及调性调式的转换灵活方便是它独有的魅力。

《红高粱叙事曲》由四人演奏,分为两个声部。九儿的一生如书页一般随乐章的前进在眼前一页页翻过,那诉不尽的爱恨情仇,道不尽的酸甜苦辣全在笛声之中。此曲由石磊副教授于2015年创作,风靡至今。

一曲《跑旱船》由六支笛子分为两个声部完成,曲调欢快明丽。跑旱船多在乡村农民家中演出,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大吉大利。

石磊副教授的一曲双笛独奏《胡杨映月》使得音乐会上半场一个完美的收束。此曲是四川音乐学院副院长孙洪斌与石磊副教授共同创作的一首意境曲目,乐曲描写的是杨与月(男与女),表达阴阳的交替。继18年10月20日此曲首演后,为了追求更好的艺术性,石磊副教授将其大篇幅改动、再创作。改动后的乐曲旋律更加悠扬,感情更加真挚,新添加与改动的技巧手法与乐句处理将本就优秀的音乐表达更向上推进了一层楼。新笛与梆笛交织化的演奏,对比性的技巧处理,将胡杨的刚强与皓月的柔美完美诠释,受到了一致好评。

音乐会下半场以《铃儿响叮当》开场,熟悉的“叮叮当”的旋律是竹笛乐团为观众献上的迟到的圣诞祝福。

《牡丹亭·游园·皂罗袍》是点石竹笛乐团的“招牌”之一,石磊副教授编配的竹笛七部和声完美演绎了“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的画卷。

《搭凉棚》是一首江苏昆山民歌,歌词采用四季时序,充满了江南水乡气息。由石磊老师编为七部和声笛曲,也为点石竹笛乐团的“招牌”之一。在这冬日之中让听众想到原曲歌词所唱“冬季里大风大雪天气冷,蜜蜂常藏冬雪粮”。《洗衣歌》作于1964年。在一次藏历新年拉萨人民拥军活动中,民众为部队拆洗衣被,作者从这动人的场面中得到了创作的启示,谱成了这首深受军民喜爱的《洗衣歌》。该曲汲取了昌都民歌、巴塘民歌《江作林令》等藏族民间音乐的音调,曲调起伏跌宕,浓郁清新,充满了欢乐与激情。在此次演出中由竹笛四部和声演绎。

《桃园借水》是音乐会的重头戏,选段特邀同朝皮影剧团四位老艺人与竹笛乐团共同演绎。四川音乐学院石磊副教授特别为这一选段编配了6个声部的竹笛伴奏,既有新笛雄厚的低音衬托,又有曲笛婉转的旋律唱和,又有梆笛高亢的情绪表达,完美的与碗碗腔相互支撑、融为一体。充分显示了由纯竹笛组成的乐团中,也能有丰富的声部层次和音色表达。在演奏完既定曲目后,观众掌声如潮,四位艺人应观众呼声,再次演绎了完整版的《桃园借水》,时长近20分钟。四位老艺人虽都已高龄,但气息沉稳,音色饱满,节奏稳定,一板一眼之间完美的展示了碗碗腔艺术那震人心魄的魅力。一曲罢了,耳边仍然萦绕着“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唱词和那那感人至深的旋律,在脑海中久久回荡,回味无穷。

音乐会以一曲《花好月圆》圆满结束。音乐会精彩绝伦、高潮迭起,相信也圈了不少国乐粉,也在不少年幼的小观众们心中种下了国乐的种子。我们真切地希望如“碗碗腔”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继续传承,也希望传统音乐艺术与现代音乐文化思想碰撞出更多新的火花。

点石·竹笛乐团期待与您2019年再见!

文:雷桢巧

附音乐会预告信息

点石竹笛乐团新年音乐会——竹笛与碗碗腔的对话音乐会预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