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陈建平老师一位来自重庆的制箫师,义门箫苑的创始人。本篇文章是人民政协网对其的专访,娓娓道来陈老师与箫结缘的点点滴滴与制作上的感悟和理念,这让我们深深的体会到箫特有的感染力和魅力!

以匠人精神传承民族乐器

陈建平:制箫是我一生不渝的事业

人民政协网12月28日电 (记者 黄典)“别来闲吹箫管,忆来伫看残阳”“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洞箫乃中国传统八音之一,在古籍中,随处可见古人吹奏箫的身影。在重庆市奉节县兴隆镇上,有一间义门箫苑店,店主陈建平是传统制箫手艺传承人。小店地处重庆与湖北交界的偏远高山地区,但仍然有不少爱好者进山交流学艺,可见箫的艺术魅力。

当记者见到陈建平时,他正在制作室内烘烤制作箫的竹子。30岁出头的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眼镜,白玉般的面孔给人沉静儒雅翩翩君子之感。然而他递过来紧握的双手却满附着厚茧,透露着这位年轻匠人经历过的岁月磨砺。陈建平制作乐器的动作非常利索,经过烘烤的竹子笔直光滑,在他忙完竹子的烘烤后,为记者讲述了如何成为一名制箫匠人的故事。

陈建平在吹奏洞箫

网恋上“箫” 结下不解情缘

“我16岁到广州打工,18岁开始做电焊,一年之后就升上了管理层。”陈建平说起以前无限感慨。那时他家境贫寒,外出打工期间比别人更勤奋刻苦。

在外打工的人都知道,除了工作,生活是简单乏味的。陈建平回忆道,那时候网吧正盛行。网络世界也为这个贫苦的农家孩子打开了新的眼界。有天上网时他偶然听到到一首箫独奏曲《女儿情》,优美空灵的乐音激发了他学习吹箫的兴趣,随即他就在网上购买了一支简易的箫,从此,他与箫结下了不解情缘。

没有老师,陈建平就跟着网上视频学习,在之后的三年间,他依靠网络不断查找资料,尝试接触网络上的管乐爱好者,请求他们指点一二,也尝试学习陶埙、竹笛、葫芦丝等多种乐器,然而,没有接受过专业管乐培训的他,自学效果并不理想。

回乡创业 初获甜头

冥冥之中,一场不期而遇的奇遇。

一次无意间,心爱的箫摔坏了。这可把陈建平急坏了,经济本就不宽裕的他,想买把新的箫实在困难。他在网上到处求教修复箫的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经网上经制箫师的指点,用扎线的方法修复了箫。失而复得的欣喜加之做焊工练就的超强手艺,让他对制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信心。

想要制箫,竹材是关键。对于彼时并无余钱的陈建平来说,几百块一根的竹材是消费不起的。左思右想,他想到家乡漫山的荆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让家里人砍了竹子寄往打工地。

制箫需要选料、烘竹、撬竹、烫孔、校音等等大大小小几十道工序,细节多,手艺复杂难学。陈建平在网上找到了周林生师傅公布的制箫数据,尝试着模仿。陈建平回忆起当时一边叹息一边说:“因为没有系统学习,仅靠自己摸索,做坏的胚子都能堆一面墙了。”那段时间他很沮丧,不断失败,又不断重做……网上许多制作师给他指点,他就回赠荆竹给他们

制作师们发现荆竹有着内径规则、外形紧密和韧劲大的优点,是做箫的良才,纷纷向陈建平求购。“没想到回报人家点拨之恩的小小礼物,却打开了新的谋生道路。”陈建平拿起荆竹竹材对记者浅浅地笑笑,“家乡有这么好的制箫材料却无人知,不如回乡推广竹材。”这一次回家创业,让他初尝制箫的甜头。

陈建平在制作洞箫

理想是路 引你走到黎明

就这样,年轻的陈建平不断得到众多专业笛箫演奏家和制箫师的爱护和帮助。为了学习技艺,陈建平先后前往苏州、成都、广东、江西等地拜访制箫名家。特别是邹叙生及其徒弟李士江老师,一直帮助和扶持陈建平,在制箫技艺上提出一些实用的建议。在与张昭、空山、云台、虔风、开心、徐朝意、黄乐师、西门等老师的一次次交流中,陈建平一点一点了解到了演奏家的需求。

“制箫再难,我也没想过放弃!”陈建平一直用销售荆竹的微薄利润维持着到全国各地交流求教的生活。“家里本就贫困,好不容易卖竹材挣点钱也投入了制箫中。最难的时候把积蓄都用光了,只能节衣缩食。”顶着家里人的不理解,陈建平依然坚持追逐梦想。在交流学习中,他的制箫技艺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用了5年年时间,他制出了第一支较为满意的箫。此后,陈建平不断精进技艺,2014年制出了达到演奏水平的箫,投向市场后,得到了广大箫友热捧。

陈建平欣喜地说,自己创立的义门箫苑已成为箫界知名平台“箫园”的授权合作机构,每年制作南箫、洞箫、琴箫、雅箫等各类箫500余支,收获口碑的同时,收益也年年上涨。

这一路,走走停停,理想的石让他沉稳,理想的火让他充满激情,理想的灯让他自省,理想的路让他不屈。陈建平总是轻声说多亏了当年那众多老师的抬爱与拂照,殊不知他对理想的执着更让人动容!

以德立教 化作春泥更护花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箫由具有君子之称的竹子制作而成,陈建平说箫亦是如此,修身养性,习笛恰如做人。箫虽是一件看似结构极为简单的乐器,然在中国民族音乐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更能够陶冶情操,有益于身心健康。

为提升演奏水平,陈建平到广东拜访了老一辈艺术家黄金成。回到重庆后,与四川广安天赐园的箫爱好者徐京川先生共同举办多场箫雅集活动,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了解并爱上箫,传承发扬中国传统乐器文化。

陈建平作品(荆竹制)

陈建平作品(红木制)

“在当前传统文化复兴的大形势下,热爱箫的人越来越多,在专业院校之外,民间的发烧友也越来越多,箫的发展,可以说是遇上了最好的时期。”陈建平说,任何一种乐器,其发展与融合,都需要一个过程,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日本尺八即尝试着进行通过塑造内径的形态,以达到改变音准音色的目的;中国台湾也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进行类似的尝试,以文松老师为代表的一批制作家们,更是研制出了完全不同于传统洞箫的大张力洞箫。台湾的音乐院校也已设置了洞箫专业。相比中国台湾及日本,中国大陆的洞箫制作仍需努力。这些年广东的云台老师,揉合台湾花香人老师的洞箫制作教材《学箫结缘》,默默进行着洞箫的制作调音技术的推广,使得洞箫的音准音色与传统的洞箫相比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演奏及制作技术的拓展,让他的箫表现力越来越丰富,也更加适应现代音乐的发展。

陈建平感叹,自己这一代,受限于物质条件,制作师中箫演奏水平好的很少,唯有寄托新一代的年轻人,能够传承正统的乐器教育,拥有好的演奏基础、高超的鉴赏能力以及对乐器更深层次的了解。

陈建平作品一撇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写意”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髓之一,箫曲绕梁之间,山可以峻峭,鸟可以鸣叫,花可以绚烂,秋可以箫瑟。

陈建平懂得箫的“写意”,它时儿低低回回,回环往复,时儿音色高调、翩然惊艳!他希望灵声乐器的箫都能够在演奏者孤独时极尽陪伴、失意时缓缓宽慰,脚步无论行至哪一地都与箫相逢、舟船无论荡漾哪一处都伴箫行旅。

他想做最好的箫,就这样一路陪伴着演奏的人。直到他老了,做不动了。

来源:中国政协网

编辑:箫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