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武汉音乐学院副教授、著名笛箫演奏家周可奇老师的最新原创洞箫专辑《心箫》正式出版发行了,这张专辑收录了七首周老师创作的箫与吉他、钢琴的合奏曲目。这是继今年3月份《听禅》之后,一年之内周老师推出的第二张箫乐专辑。

纵观整张专辑的作品,无不感觉其箫乐由心而发,曲风优美,沁人心脾,感叹周老师的才情和对箫乐创作和演奏的执着与努力。于是在这张专辑出版之际,箫园主编田龙再次专访周可奇老师,畅聊《心箫》出版发行前后的点点滴滴,并且提前让大家欣赏专辑的第一首作品《呢喃》。

周可奇

武汉音乐学院中国器乐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管乐与打击乐教研室主任。 作为笛箫演奏家,他曾经多次出访美国、匈牙利、奥地利、捷克、波兰、德国、爱尔兰等国家,在美国肯尼迪中心、维也纳金色大厅、波兰国家大剧院、德国UDK音乐厅、香港荃湾大会堂等地进行精彩演奏。多次在各类演奏比赛中获得奖项,2011年获得“最具魅力青年笛子演奏家”荣誉。 除演奏外,他还兼有笛箫创作。其作品题材多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体现出人文关怀与内涵。其早期作品在技术上多追求“新、特、奇”,而近年的创作回归旋律,重线条而轻技法、重意蕴而轻形式。他创作的《草书四帖写意》《独》《湘谣》《雪夜独酌》等音乐作品,曾获得“中国音乐金钟奖”、湖北省“金编钟奖”、“楚天文华奖”、“长江之春音乐家奖”等荣誉。 在教学与研究领域,他先后撰写并发表《胡琴琵琶与羌笛》《竹笛循环换气训练法》《竹笛表演艺术50年》等论文,并出版《笛子入门》《埙基础教程》、《箫基础教程》(合作)《即学即会吹葫芦丝》等教材,出版个人笛箫作品专辑《竹道》《雪夜独酌》《花自飘零水自流》《春戏》《听禅》《心箫》等。

箫园:周老师,您好!首先再次感谢接受箫园的专访。您的第一张专辑是什么时候发行的?请您谈谈您创作、演奏这些专辑的初衷与感受吧。

周可奇:这样话就长了。从2009年我的第一张专辑开始,我已经出版发行了5张个人的演奏、创作专辑。这5张专辑对于我个人来说都具有非比寻常的意义,它们都是记录我个人成长及审美的印记

2009·雪夜独酌

我2009年的专辑名为《雪夜独酌》。其中共收录了9首作品。这是应该算是我自2001年开始涉猎创作以来的一张合集吧。其中的埙与古筝《行》《雪夜独酌》等曲目,曾经被一些纪录片选为背景音乐。专辑发行之后,各方面的反响还不错,这也鼓励了我之后的创作。

2013·花自飘零水自流

2013年创作发行的《花自飘零水自流》这张专辑,应该是十分精彩的一张。我特别喜欢古典诗词,所以一直有将“诗”用“乐”来表达的冲动。在创作这张专辑之前,我还特地专门加深了宋词的学习。这张专辑原本准备叫《宋词意境》,后来觉得标题太大了,就改为了现在大家看到的这个标题。这里面收录的《烟波黄鹤楼》《秋问》等曲目,现在已经成为了舞台上常演的曲目了。

2014·春戏

2014年的专辑《春戏》,是一次“笛子与钢琴的对话”。这是一张纯粹的笛子专辑,中间收录了我在教学中间的一些常用曲目,也可以看做是我学习笛乐的足迹记录或是教学示范。这张专辑共收录了11首作品,皆是“中原笛乐”的代表作,也都是武汉音乐学院笛子专业教学使用频率较高的乐曲。

2018·听禅

2018年3月发行《听禅》专辑中有10首作品,其创作与录音皆在2017年。在这张专辑中,我使用了洞箫、南箫为独奏乐器,与古筝、琵琶、手碟、中阮等乐器进行配合,想要表达出一种特有的关于宗教或哲学的状态。这张专辑每首作品的意境也可以看做是我个人对人生、对生命状态的表达与思考。这是一张纯粹的箫专辑,在箫园的采访文章:《箫声中的诗乐禅心》探寻周可奇洞箫专辑《听禅》的箫声“密码”(点击蓝色链接查看)中,我作了一些介绍,大家可以了解到这张专辑的情况。这里也要特别感谢“箫园”的推广与支持。(专辑部分曲目欣赏:《云水》|《自在》|《无物》|《如是》|《归去》|《醍醐》等)

2018·心箫

箫园:您最近发行的这张《心箫》专辑,又是一张箫的专辑,那您发行这一张专辑的缘由是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一张专辑,音乐上有哪些考虑?

周可奇:我之前的作品专辑,大多是与中国传统乐器进行合作,大部分音乐的意境与背景也是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关系。所以我一直想要尝试使用一种更为简单、更为宽泛的音乐语言进行创作。我想这种音乐应该是没有文化界线、没有国家的界线。也就是说,它的语言应该是更通俗,但是它所描述的情感应该是人类共通的情感。这种共通的情感不是口号式的,也不是所谓波澜壮阔的,它也许只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想,这种音乐语言应该更能为听众所接受。基于以上的这些想法,就有了大家所看到的《心箫》的这张专辑。在这张专辑中,箫的语言与符号和以往传统式的中国文人乐器不一样,箫所扮演的角色,或是一个述说者、或是一个经历者、或是一个感动者。

另外,熟悉我的听众都知道我的创作风格,我不太喜欢写那种很热闹、很喜庆、很外在的音乐情绪。我更喜欢的是细腻的、柔软的、内在含蓄且情感丰富的音乐。抓住生活中间小小的感动,然后把这种触动放大,以简约但不肤浅的音乐形式表达出来,这是我的擅长。从专辑的名字就可以看出,音乐是由“心”出发,以简单的旋律与律动,试图去与听众达到一种共鸣。

所以在这张专辑中的自我介绍中,我没有采用以往的格式化的介绍,而是这样写到:

一位音乐学院的教书先生

拿过中国音乐的最高奖

其演奏的足迹遍布中国与欧美各地

年过不惑之后

这位音乐的行者在给自己的音乐和生活做减法

他相信

朴实、动心、动情的音乐

恰如我们生活中的一箪一饮

识得趣后

方解其中味

箫园:恩,您的这种介绍确实和您前几张专辑都不一样。那么我们看到,在《听禅》中的作品都是与琵琶、古筝、中阮演奏家进行合作录制,而在这张专辑中,您与钢琴演奏家及吉他演奏家进行了合作,这种合作应该和以往与民乐演奏家略有不同吧,给我们介绍一下好吗?

周可奇:确实是不一样的感受。大家都知道箫是一件民族乐器,但是我想说的是:箫不单单是民族乐器,也是世界性的乐器。这个世界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箫本身,它的音乐内敛含蓄,包容宽厚,它完全,而且很适合表达表达人类共通的、细腻的情感。第二体现在箫的兼容性,它与钢琴,与吉他、弦乐组,或者是其他类型的乐器合作,丝毫不会觉得冲突,不会觉得突兀。它们完全能够很好地、很协和地交融并对话,我觉得箫的这种兼容性决定了:它完全可以和爱尔兰的风笛、印度的西塔琴、日本的尺八等乐器一样,为世界的乐迷所接受。这也是我在这张专辑中,没有像以往一样使用民乐,而是使用箫与钢琴、与吉他对话的这种形式。

在专辑中和我合作的陈戈,是我的同学加好朋友,也是武汉音乐学院优秀的毕业生,他接受过非常专业与正统的古典音乐训练,也从事过一系列与音乐有关的工作,他同时也是一位演奏与编曲的高手。我们在这张专辑的排练与录制过程中,经常在一起碰撞出火花。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的沟通不仅仅限于音乐,而是涉及到很多关于生活,关于艺术、关于理想的话题。所以我觉得我在这张专辑中与他的合作是十分成功的,我们在心中偷偷地定了一个目标:这张专辑应该为大多数音乐爱好者喜欢,并且当20年、甚至是30年过去后,我们再回首听这张专辑,亦会被这里面的音乐所感动。

在专辑中担任吉他演奏的是我的好朋友黎明,他和香港的黎明同名同姓(笑)。我们经常在一起玩音乐,互相交流一些艺术的灵感。他的年龄比我稍长一点,我觉得他最大的特点是:十分具有生命的活力与激情,而这种活力与激情,正是艺术家所需要的,也是难能可贵的。我和他已经认识20多年了,彼此之间都非常熟悉,早就有一起录制音乐的心愿,这张专辑正好完成了这个心愿。因此我和他合作的意义,已经完全超越了这几首乐曲中的音乐价值,应该更多的是朋友之间交流的一种印记。

箫园:我们观察到您近年创作了很多箫的乐曲,可以和我们聊聊音乐创作过程中的一些状态和体会吗?

周可奇:我在这张专辑中的“缘起”部分,讲了一个关于“用心作乐”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的。这确实也是我近年的创作心得。前面我也讲过:我在创作中,尽可能地捕捉那些稍纵即逝的灵感,捕捉那些曾经让我们悸动的点滴,然后将这些元素加以放大,以最真诚的、最质朴的手法呈现出来。这些乐曲里面真的可能看不到复杂的演奏技巧,看不到复杂的音响与曲式结构,但是我所能保证的是:我会以简朴、真挚、动情的演奏,去换取听众的感动与共鸣。

在进行文案设计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使用那些无血无肉的文字,尽可能使用一些温柔的、令人感动的、留有想象空间的语言,去阐述我的这些音乐,希望能达到感动听众的目的。

箫园:出版一张专辑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您还有什么话想对这张专辑的听众说?

周可奇:确实是的,一张专辑从策划到创作、排练、录音、制作、发行,要经历很多工作环节,这张专辑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除了我前面提到的陈戈、黎明两位演奏家之外,还有录音指导及录音师、平面设计老师、以及出版社的各位老师等等,所以我在这里还特别想对所有关心并参与这张专辑的老师、朋友致谢,正是有了大家的辛勤工作,这张专辑才这么顺利和大家见面。

制作团队

对于听众朋友我想说:感谢大家的厚爱,现在音乐的传播方式日新月异,很多朋友可能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和方式获得并聆听这张专辑,在听的过程中,如果它让您的内心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让您的心有那么一点点的柔软,那我真的要好好谢谢您,这将是对我最大鞭策与鼓励!



访者:田龙

文艺专栏作者,昭华民族音乐、箫园栏目主编,现就职于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曾撰写各类专访、评论等专栏文章数百篇。本科毕业于鲁东大学韩国专业,曾作为交换生赴韩国留学,目前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美学与文化创意产业专业在职研究生。年少时起酷爱民族音乐,之后二十载不曾间断,立志于向国内外传播和服务优秀的中国音乐文化和音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