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tu20180601-231149@2x

  “四弦千遍语、一曲万重情”,小小一把琵琶挥动千军万马,真乃奇迹。琵琶早在唐代已盛行,并发展成主要的弹拨乐器。白居易《琵琶行》诗歌中有“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曲终收拨当心划,四弦一声如裂帛”这样的诗句,可见那时白居易曾听过表现激烈战斗场景的琵琶音乐。

  琵琶古曲《十面埋伏》最早出现在明代,并且武板弹奏在明代已有记载。明沈榜《宛薯杂记》中说:“李近楼号称‘琵琶绝’……能在弦中作将军下教场,鼓、乐、炮、喊之声,一时并作。”李近楼作“将军下教场”的武板演奏,何等近似《十面埋伏》?但正式演奏此曲的非李近楼而是明末的汤应曾。

  在明代王猷定(1589年—1662年)《四照堂集·汤琵琶传》中,有关于当时琵琶演奏家汤应曾弹奏《楚汉》的生动记载:“《楚汉》一曲。当其两军决斗时,声动天地、屋瓦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俄而无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歌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其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悲,终而涕泪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楚汉》一曲,即流传至今的《十面埋伏》,早在16世纪前已在民间流传。

  其后至乾隆、嘉庆年间(1795年—1800年),有北派琵琶家王君锡,善弹抒情柔美的“文板”《平沙落雁》、雄壮奔放的“武板”《野马跳涧》和大曲《十面埋伏》。可是《十面埋伏》真正见诸乐谱还是在1818年无锡华秋苹(1784年—1859年)首次将乐谱用工尺谱编订刊行于《华氏谱》中。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北派琵琶传人、山东诸城人王露先生(1877年—1921年)编著的《玉鹤轩琵琶谱》的中卷,刊有《十面埋伏》一曲。《十面埋伏》用工尺字谱刊于北京大学1920年的《音乐杂志》中。

  在《玉鹤轩琵琶谱》的自序中,王露讲:“余自读《燕乐考源》始解琵琶之音旨。欲学无音。虚设其器,适津人马氏自号白云道人者。流寓海右,善琵琶。余得其音节激扬哀烈不类夙”。这是王露学习北派琵琶武曲的音乐风格气势。1921年《音乐杂志》第二卷9、10合刊转载的夏溥斋撰写的《王露传》中,讲王露弹奏《楚汉》一曲情景:“对于广坐中,以琵琶应客请。急张促节,故为楚之声,碧然数扣,众喧哗止,其春归秋鸿,诸弄抒写艳郁之思哀。嗷情切之情状,寂历淋浪夺人悲喜。而‘垓下’一曲尤为诡肆。骏闻者,于是泰山南北啧啧称王露善琵琶”。

  1921年王露逝世,北派琵琶未能广为流传。继而南派琵琶兴起,并吸收了北派琵琶的艺术传统。《华氏谱》以后,有各种版本的《十面埋伏》问世,呈现出百家争艳的局面。各谱的分段各有不同,是历代各流派琵琶演奏家的精心创作,才使这首古老乐曲流传至今,经久不衰。

  琵琶古曲《十面埋伏》,是一首写实的武曲。它采用了我国传统章回小说写实的手法,按故事情节发展,构成全曲,并标有分段小标题。不论哪种分段标题,对我们演奏、理解乐曲都是大有帮助的。

  自《华氏谱》1818年问世以来,其后各个琵琶谱集都刊有《十面埋伏》乐谱。各个版本分段标题都有不同,只是分段编排不同而已,而乐曲表现的内容和音乐方面是大同小异的。

  以“汪派”传谱,卫仲乐演奏谱为例,全曲9个分段、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战斗准备:1.列营 2.吹打3.点将4.排阵5.走队;第二部分:战斗场面:6.埋伏7.鸡鸣山小战8.九里山大战;第三部分:9.项王败阵。

  第一部分有五个分段、三个层次。第一层次“列营”在激烈的战鼓声中揭开战争的序幕,模拟战争中的军鼓、军号、炮声、马蹄声等战争音响,通过宫调和调式的游移多变造成强烈的戏剧性效果,展现古代战场的壮观情景。第二层次“吹打”以庄严、雄壮带有歌唱性的旋律,描写汉军有条不紊和斗志昂扬。气息宽广而雄壮的曲调用琵琶长轮演奏,表现了汉军气贯长虹的英雄气概。后又用勾轮挑轮变奏这一主题,加深了乐曲气势。“点将”全段音乐均用了“汪”派创造的传统技法“凤点头”这一技巧。第三层次“排阵”和“走队”是变化的新曲谱,曲调简单,节奏均匀,铿锵有力,有些机械,先“摭分”后“摭扫”,与“吹打”气息宽广的旋律形成鲜明对比。

  第二部分描绘古战场的战斗场面。音乐表现有三个层次,即“埋伏”“小战”“大战”三个分段。第一个层次“埋伏”以递升递降的旋律和句幅的递减,加之速度和力度的减增,表现了伏兵重重、楚军被困水泄不通的情景。第二个层次“鸡鸣山小战”表现汉楚两军短兵相接的战斗场面,表现了两军交战中刀、枪相击声,矛、盾相撞声和战斗越来越激烈的情景。第三层次“九里山大战”是描绘两军搏斗的高潮。其中的“呐喊”部分,运用并双弦的技法,并奏出增四度双推弦的音响,右手用夹扫、滚、扫轮等多种技法,奏出人喊冲杀声、战马嘶鸣声,表现了千军万马、声动天地、如雷如霆、惊心动魄,特别是呐喊之声几近逼真程度。仅仅用一把琵琶演奏,如同一个交响队,表现出如此激烈的战斗场景,前人为我们创造这样精湛的表现技巧,我们引以自豪。“传号收兵”部分在号角声和马蹄奔跑的节奏中,表现了胜利归来的收兵情景,给人以圆满的结束感。

  第三部分是战斗结束的各段:9.“项王败阵”以及“乌江自刎”、“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归营”诸部分。现在,从实际演奏效果看,删去这些段落,结构精炼主题集中突出。

  琵琶古曲《十面埋伏》有独特的艺术特点。在表现“楚汉战争”这一古代重大历史题材时,选择有代表性的垓下决战,在垓下大战中突出“呐喊”,形成乐曲最高潮,成功塑造了激烈壮观场景。在艺术创作上,以战场特有的鼓、号角、战马奔腾的节奏和旋律,表现战斗紧张、喧嚣激烈的气氛。该曲是一首复杂的多段体大型套曲,在结构上形成多调式布局,成功渲染了动荡不安、紧张激烈的战斗气氛。

  《十面埋伏》经过历代琵琶演奏家们的精心创作,达到了古代琵琶武曲的高峰。这首乐曲几乎包括了所有琵琶武曲技法。乐曲集中了无数艺术家的创作智慧,汇聚着中国古代琵琶艺术家的丰富宝藏,是北派琵琶百余年传承下来的一颗经久不衰的宝贵明珠。 (作者:李荣声)

Jietu20180601-231139@2x Jietu20180601-231124@2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