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宋建国

今年央视春晚舞台上,一曲《茉莉花》歌伴舞的动人弦律与优美舞姿,形象地表现出东方淑女的美妙气质和小桥流水的田园诗韵,受到观众一致的喜爱和赞赏。《茉莉花》成为东方文化的使者,走出了国门,登上了世界大舞台,充分展示了中国民歌的艺术魅力。那么,您是否知道,这首《茉莉花》是谁创作?又是哪首民歌升华、经过多少次改编后才成为你今天所听到的歌曲的?

这件事要追溯到抗日战争时期。13岁参军的何仿,因其有会唱民歌的天赋,被新四军第二师和中共淮南区党委领导的“大众剧团”吸收为文艺战士。何仿出身书香门弟,祖父何大坤是清嘉庆年间的举人,父亲何金臣是清光绪年间的秀才,他俩在安徽天长县很有名望。由于何仿读书早,识简谱,在剧团里教会团员许多民歌。1943年秋天,剧团接到命令,说要到盱眙县黄花塘为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机关表演节目。团长张泽易紧急动员大家赶排了新编洪山戏《保家乡》和《花船》。那天下午,他们来到黄花塘,部队已整齐地进了场。许多当地群众很少看戏,听说大众剧团来演戏,早把场子围了个水泄不通。当陈毅军长、张云逸副军长陪同美军飞行员来到现场时,会场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剧团开始演出。《保家乡》和《花船》的精彩演出赢得了官兵们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演出结束后,陈毅接见了张泽易、何仿等演员,并对他们讲了话。陈毅在讲话中肯定了演出的成功,希望今后创作和演出更多的符合大众化、民族化的节目,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演员们受到极大的鼓舞,何仿记住了陈军长的教诲,决心不辜负军长的希望,创作出更好的节目为部队和民众服务。

怎样使文艺节目大众化、民族化,又做到喜闻乐见呢?何仿琢磨出这样一条路子,就是部队的艺人,应该到民众中去,向民间艺人学习。因此,他晚上演出,白天就走村串户,拜民间艺人为师。一次,他随剧团来到六合金牛山附近,为抗日军民演出。在与住地老乡聊天时,他听说离这里七八里地一个村庄有位艺人,不仅拉得一手好胡琴,而且满肚子都是民间小曲儿。何仿岂肯放过这个学艺的机会。他不顾雨天路滑,撑着一把破伞,顶着风雨前往拜师。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这位老艺人。当他像个泥猴似的站在这位老人面前,激动地说明了来意时,老艺人十分感动。于是,他取下二胡,对何仿说:“新四军同志,我先唱一段《鲜花调》,如果觉得好听,我就教你。”

老艺人拉起了二胡,随着琴声唱了起来:“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草也香不过它,奴有心采一朵戴,又怕来年不发芽;好一朵金银花,好一朵金银花,金银花开好比勾儿牙,奴有心采一朵戴,看花的人儿要将奴骂;好一朵玫瑰花,好一朵玫瑰花,玫瑰花开碗呀碗口大,奴有心采一朵戴,又怕刺儿把手扎。”

钟情民歌的何仿一下子被这动听的曲调打动了,他一边用心听,一边认真地用简谱记了下来。老艺人唱完,他便小声地哼了两遍,觉得有把握了,便对老艺人说:“老先生,我来试着唱给你听,有不准的地方,你就指出来,帮我纠正。”

听何仿唱完,老艺人激动地说:“新四军同志,你唱得太好了。你们不仅会打仗,而且学小曲一听就会,了不起,了不起!”在战争年代,何仿随剧团每到一个地方,《鲜花调》都是必演的曲子。随着国内形势的不断变化,何仿觉得曲中的歌词应当改一改,可是战争年代没有时间来仔细推敲。直到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即1950年,何仿被保送到上海音乐学院深造,才有机会系统地学习音乐理论,对音乐的认识得到了新的升华。

何仿从音乐学院毕业,返回工作岗位,便被提升为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的作曲兼指挥(后曾担任前线歌舞团团长),有时间来对《鲜花调》进行改编了。他从当代军人的角度考虑,曲子中一些歌词不合适,比如“奴”字,带有浓厚的封建色彩,现在人民当家作主人,再用“奴”自称,很不恰当,更不符合军人身份。于是,他开始酝酿修改歌词,经过反复思考,他开始动笔,除了翻高拖腔外,他想,这三种花各有千秋,他更爱茉莉花的香味,所以,他将词中所唱的三种花改为一种——茉莉花。另外,把“奴”改成“我”,把第一段的“又怕来年不发芽”放到了歌词最后。同时,他对曲调也进行了改动,加了引子,在保留主体三段歌词同一段曲的同时,加强了前两句的曲调,使之更加生动曲折,并将原来的结束句进一步发展延长,加以婉转的拖腔,使人有余音绕梁之感。

改编后的《茉莉花》,歌词描述了一位姑娘想摘茉莉花,又担心受责骂,被人取笑,又怕伤了茉莉花的心理活动,表现了一个天真纯洁可爱的美好形象,生动而含蓄地表达了人们对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改动的歌词,在茉莉花上做足了文章,把少女们爱花、爱美、惜花、怜花、羞怯、腼腆的心态刻画得入木三分。曲调则保持了原来基调,但前后作了增补,特别是结尾增加了拖腔,使其更为明朗、欢快、热忱。

1957年,《茉莉花》在北京演出一炮打响,随即受到中国唱片社的青睐。不久,由前线歌舞团的陈鸿虹、宋桂英、计秋霞、李小林四人演唱的民歌《茉莉花》被正式录制成唱片,很快在全国流传开来。

这次战争年代的茅屋学艺,使《鲜花调》经过何仿的改编而升华,变成了脍炙人口的《茉莉花》,它从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唱到了繁华的南京、上海、北京,唱到了巴黎、纽约……

唱红了全中国,唱响了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