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东黎

国音艺术《中国民乐杂志》

2017年9月10日,名为“筝情永远·不忘初心”的阎爱华教授从教四十周年古筝音乐会暨学术论坛在南京艺术学院举行。与阎爱华老师有过接触或是长久交往的人们都会对她的敦厚温润、优雅淡然的性情印象深刻,对她在古筝教学数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严谨专一,更是燃起钦佩之情。时间在她的身上刻下的不仅是历经风雨的印记,更留给她面对一次次历炼时的那份坦然、坚忍、从容心态。四十春秋,阎爱华于音乐,“一间琴房一张筝足矣”;育桃李,“因材施教博采众长”;对事业,“精心打磨砥砺前行”。

阎爱华从小便喜爱音乐,无论是歌唱还是乐器,她都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月琴、古琴、琵琶等乐器的学习和戏曲音乐的熏陶,如春天的小雨细无声息地滋润着她幼小的心田,将阎爱华一步步推向了那片神秘多彩的音乐世界。

1974年,阎爱华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师从著名古筝教育家涂永梅先生系统学习古筝演奏。据阎爱华回忆,“那个时候,我每天凌晨便早早起来练琴,苦但也充实。”学生阶段的阎爱华并没有因名师的教授而心生优越感有所懈怠,而是以更加刻苦的学习来严格要求自己。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与自我的勤奋努力下,阎爱华的古筝技艺稳步提高,最终在1975年的全国调演中以一曲古筝琵琶二重奏《大浪淘沙》在江苏乐坛声名鹊起。阎爱华大学毕业后顺利留校任教,她踌躇满志,以古筝开启自己的师者和演奏之路,走到如今已有四十个春秋。

四十年的古筝教学让阎爱华积累了丰厚的教学经验,也形成了自己的古筝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她将自己在古筝教学中的体会总结为三个关键词:传承、融新、求变。正是在这一教学理念的指引下,阎爱华带领着古筝学子开辟出一条属于新时代下的古筝路子,沿着这条路,不断探索前进。

(一)传承·博采众长 因材施教

中国的民族民间音乐少有系统曲谱,传承主要以心授口传为主,这个历史状况成为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千差万别的原因之一,也间接形成了中国民间音乐门派林立的现象,各家流派在发展中各展所长。继承什么,如何继承,是现当代民乐人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课题。还是学生时期的阎爱华便有意识地去研究恩师涂永梅先生古筝演奏的艺术精髓与古筝教学的实践经验。她在涂永梅先生的引导下积极寻访了全国不同的古筝流派,取其精华,大胆吸收,充实和完善自己的古筝学习。“老师带着我去拜访过曹正教授、郭鹰教授,让我能够了解我们中国传统音乐,特别是古筝演奏流派的所长,融汇他们的艺术精华,贯穿到我们的教学当中,所以非常感谢这些前辈们。”如今,阎爱华将这一传统同样运用在自己的教学过程中,她让学生充分接触学习各家所长来丰富自身。在阎爱华的身上,我们看到作为一名师者的传承之心,并以自己的实践告诉学生,传承是择优汲取后的融汇贯通,把前辈的长处有机地融汇进自己的音乐中才是正确的传承。

阎爱华还强调在古筝教学中应有所侧重,因材施教是根本。作为老师,应该去发现和挖掘每一个学生的特长,有意识地鼓励发挥他们的特长;在阎爱华眼中,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她曾说:“每一个学生都值得你把他教好。”我想,这就是师者之爱心吧!对待学生宽宏不失“法度”,精心不失“周全”;对待教学,有方法更要躬行,有激情也有节制。她认为,老师对每一位学生,都要有教好他的意志。全身心去投入,加之学生自身的努力,学生一定成才。这样的老师才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

(二)融新·创作《山的遐想》

“融新”被阎爱华自始至终贯彻在自己的教学之中。早在20世纪80年代,阎爱华就和她的老师涂永梅一样,积极与作曲家合作,参与创作并亲自试奏首演,曾推出一批优秀的新作品。古筝独奏《山的遐想》便是这一时期她与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庄曜成功合作的作品,曾风行一时。在这次的阎爱华教授从教四十周年古筝音乐会暨学术论坛上,作为“老搭档”的庄曜教授和与会者分享了创作这首作品的佚事,对阎爱华教授在演奏中细节的领悟和处理、对声韵关系的把握与速度的控制、对复调声部指力强弱的拿捏,都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这也让我们从另一侧面看到阎爱华对古筝作品极强的理解领悟力以及高度娴熟的技术应用能力,看到在她积极开拓思想指导下融汇创新的成果。

(三)求变·教材课程改革

阎爱华曾说:“我们不仅用我们的琴声感动中国人,我们还要与世界上的音乐家合作,这样一来,线谱教程就尤为重要”。基于此,阎爱华精心编写了《筝艺新探——线谱古筝教程》一书。这本教程的出版一来方便学校学生试奏的同时也方便外国人学习古筝,二来助力中国民乐推向世界,成为中西音乐对话的有效方式。这一创举是阎爱华“求变”的生动体现。

此外,为丰富学校教育形式,培养学生的协作能力,给学生更多的实践机会,阎爱华带领全体师生开辟了一个新的音乐表演形式,那便是“古筝组合”,“墨雨”“竹石”“新弦”“筝韵”“泠弦”等古筝组合在南京艺术学院纷纷成立。2015年,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与国际音乐交流促进会在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厅举办了第二届筝团展演,将这一新的表演形式有力地向前推进了一大步。而课程改革中,集体课的形式也是作为民乐系系主任的阎爱华倡导并实施的一次成功的教学课改实例。民乐系的老师与学生在专业上互相交流学习,打破了老师学生一对一的教学模式,师生资源进一步盘活。谈到这里,阎爱华老师坦言:“通过这些形式能够使学生拥有更多的舞台,能够接触到更多的老师,吸收和积累各位老师所长。这也是我们在长期传统个别课教学上的一个‘求变’,形成了学校在古筝教育上的一大特色。”

(四)多元·教学理念

她个人还提倡 “有、准、妙、深”的教学理念。 “有”,是教师通过让学生理解读书与朗诵、繁复与重复的方式来引导学生对音乐作品的思考与理解,做到胸有成竹,心中要“有”,最后才能外化于形。“准”,是要求学生准确掌握各个古筝流派的演奏风格,精确到乐曲中音符、音程的变化,音律的振幅、作韵行腔的个性以及强弱快慢、音型训练等。在不同流派风格中准确掌握其个性与共性。 “妙”,即体现在音的质量与音的组合上。追求实、润、亮与平衡的音的质量与乐音多元的组合形式,进一步丰富我们的内心听觉,以内辅外,使音乐美妙动人。“深”,是侧重音乐对学生心灵的培养,对性情的陶冶。深入挖掘学生理解乐曲的情感,全面深化的教学理念正是阎爱华在多年的教学中反复摸索总结出来的。先进的教学理念与科学规范的教学模式已成为南京艺术学院古筝教育向世人展示自己特色的一大助力。

(五)传承·融新·求变

江苏筝坛发展的正确路径

阎爱华目前还担任着中国音协古筝学会副会长、江苏省古筝学会会长,她表示:中国筝坛流派纷呈,前辈的遗产,各流派现今的创新优点,我们要认真鉴别汲取适合江苏地域特色的精华,融化在我们的筝乐中,也要继续发扬光大我们自身的长处。

阎爱华谈到江苏筝坛的发展,她认为:“融新”应该是首要课题,前辈筝乐家涂永梅先生早就强调,筝乐要发展,首先从文献下手。要有丰富的新筝曲、新的理论研究。要邀请吸引一批作曲家加盟,多从江南风土人情着眼,创作一批具有江南风格特色又有新时期精气神的新作品,作品题材要融进新的精神面貌,弘扬别处没有的江苏独有的婉转清丽的江南音乐风格。其次“求变”就是为表现江南独特风格,寻求弹奏手法的突破,比如当年涂永梅教授创作的《天京抒怀》(发表时更名《金陵怀古》),为表现千军万马阵势,用尼龙布条裹弦,左手琶奏烘托气氛,取得了马蹄阵阵的良好效果。筝体那么大,筝弦那么多,弹奏者双手又处在完全无羁绊状态,一定还有新的手法可以发掘出来,当然要根据作品音乐形象的需要。另外,当今筝乐表演,已不局限于单枪匹马的演奏,它要与其他乐器、乐队合作,甚至西洋管弦乐团协奏,这是时代发展受众审美进步的需要。阎爱华超前想到这点,早年就推出《筝艺新探——线谱古筝教程》,让筝乐更方便地融入更广阔的音乐领域。这是筝乐表现手法的“求变”。遵循这条路径走,江苏筝乐一定会形成更有力度的“拳头”乐种!

(六)收获·感悟

作为专业老师,阎爱华最有成就感的莫过于看到学生在台上如花绽放。在“传承”“融新”“求变”的理念和以传道受业解惑为毕生追求的影响下,阎爱华桃李遍布全国!她先后有21名学生,40余次在国家文化部、文联、音协等举办的民乐大赛上获奖,她培养的“双奖之花”——硕士生任洁曾获得了金钟、文华两项国家级最高音乐奖项的金奖……

“我口唱我心,我心随指韵。”这是阎爱华常说的一句话,乐为心声,心为师者之心。我们看到一位古筝演奏家对待事业的不忘初心勤恳奋进,看到一位优秀教师对待学生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与耐心;看到一位教育工作者对待教育改革事业所倾注的心血。阎爱华,她在传承的道路上不断融新、求变,正带领着下一代古筝人奋勇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