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东黎

何伟山,现任新加坡华乐团行政总监,新加坡华乐总会副会长、南洋艺术学院艺术管理及音乐课程咨询委员会主席,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多个委员会委员,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文化贡献奖委员会副主席及晋江会馆青年顾问。何伟山先生在新加坡华乐团有十七年的文化艺术管理经验,同时运动赋予何伟山的坚持不懈的精神成为他在华乐道路上勇往直前的“明灯”。

演奏:新加坡华乐团

提起新加坡华乐团我们或许并不陌生,多年来,乐团以其高水平的专业演奏水平、科学完善的管理体制、丰富多元的新颖演出形式在华乐界站稳脚跟,成为乐团典范,吸引着世界各地对华乐情有独钟的人们。随着新加坡大会堂的即将修复完成,华乐团也将重返大会堂,在2018年为每一位热爱华乐之人献上精彩乐季。作为新加坡华乐团行政总监,何伟山在自己的行政岗位上践行着一个艺管人的职责和义务。在他看来,工作并非是工作,远远超越工作之外对于华乐的热爱成为他引领华乐团披荆斩棘、一路走来的内在驱动力;以一颗热忱之心拥抱华乐,是他毕生的使命。对于华乐的管理,他侃侃而谈且谈之有道。他于华乐——热忱、热情、热爱。华乐于他——使命、追求、一生的注脚。

 

与乐团音乐总监叶聪于乐团2016年乐季发布会

2018新乐季——回家·回响·回顾

“回家·回响·回顾”成为新加坡华乐团在2018年第一个新乐季的主题,以这个乐季为起始,华乐团将带领大众回到修复后的新加坡大会堂,呈现给观众一场场精彩纷呈的音乐会。而谈到为什么要以“回家·回响·回顾作为”本次乐季的主题时,何伟山有着自己的见解。

也许不仅仅对于何伟山来说,对于华乐团的每一位团员甚至是前来观赏聆听华乐团音乐会的每一位爱乐者,新加坡大会堂都早已成为大家共同的“家”。在离开家的这段时日中,华乐团并没有停止演出,他们辙转各地以华乐为语言与观众沟通,将华乐带到新加坡的各个角落,同时这一举动也成为了解和探索新加坡各地华乐发展普及情况的有效渠道。如今,新加坡大会堂在耗时一年的大规模翻新修复工程后,恢复大会堂原有的设计,在此基础上还增添了许多人性化的无障碍设施,如新增加的斜坡走道,改造后的H形楼梯扶手,使观众行走更加方便;舞台木料的选用与设计更是还原了当年大会堂的选材用料,可谓费尽心思。与此同时,为翻新大会堂音乐厅的音响设备,从美国Meyer音响公司引进全新音响系统,耗资五百万新币。先进的音响系统势必会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听享受,乐音至善、至真、至美,希望乐音引领观众进入一个真善美的境地成为“回响”这一主题出现的必然。此外,此次翻修还进行了扩建原有舞台等一系列工程。新加坡华乐团深以拥有自己的音乐厅与优质的音响而自豪!随着翻修工程的结束,在2018年新乐季,华乐团将会回到新加坡大会堂这个温暖的家,在这个家中,音乐是家人,观众更是家人,能够回家与家人团圆,每个人都翘首以盼。

新加坡大会堂修建于1965年,是新加坡建国后的重要建筑。它与新加坡国家体育场、国家图书馆、国家剧场并成为新加坡四大历史古迹。如今,由于城市道路的扩张以及其他一些客观因素,新加坡国家体育场、国家图书馆、国家剧场已经分别在原址上进行重建或迁建。而能够在原地进行翻新修复的只有新加坡大会堂了。回顾历史,新加坡大会堂曾见证过国家、国际、民间举行的各种重要的活动,新加坡“讲华语”运动便从这里开展。“由于新加坡华人众多,他们又多来自于中国南方各省,方言的不同导致人们在沟通交流上十分困难,为解决人们的交流问题,新加坡政府推动人人都讲华语,而推广活动便在新加坡大会堂举办。它不仅仅成为国家举办重大活动的场所,更是成为新加坡历史上一个个里程碑的树立和社会发展转折的见证者。”何伟山说道。确实,在历史一次次的沉淀中,昔日辉煌的大剧院今日将以全新的“旧貌”焕发出它崭新的容颜,它从不败于岁月,昂首挺立于历史风尘中。何伟山继而补充道:“为了能够全面展示大会堂在历史上留下的点滴,重新装修的会堂内将会新添一条历史走廊,观众只要来到新加坡大会堂,便能够通过这条历史走廊了解大会堂的历史沿革以及新加坡的历史文化。”

以大会堂为家,这是新加坡华乐团的一次温暖的回家之旅;以真善美的音乐为旨,这是新加坡华乐团的一场回响之宴;以悠悠岁月延绵历史为伴,这是新加坡华乐团的一条回顾之路。

 

2014年《全民共乐》开演前与新加坡李显龙总理伉俪和吴作栋国务资政伉俪、华乐团主席李国基、筹委会主席吴一贤、音乐总监叶聪合影留念

乐季音乐会——个性·丰富·多元

“新加坡华乐团在每一个乐季中都会安排一系列丰富多样、精彩绝伦的音乐会。如何做到符合不同年龄层次、不同地域文化的观众都喜爱的音乐会,是新加坡华乐团多少年来一直在尽全力推动的事情。”

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一个中西文化并融的多文化、多种族、多宗教国家,它自身所具有的包容性成为一块适合中西文化共同生长的土壤。明清时期,中国大陆人民远渡重洋,来到被华人称之为南洋的东南亚国家,新加坡就是其中之一。至此,华乐随着东方文化在新加坡落地生根。针对这样一种特殊的文化地理特征,新加坡华乐团精心设计每一场音乐会的内容。在2018年6个月的新乐季中,我们便可一窥新加坡华乐团在音乐会策划上所做出的努力:新的乐季中,既有以打击乐为主题的打击乐庆典音乐会,又有年度品牌春节音乐会;既有华乐团与各大名师合作的专场音乐会,又有新系列·周二聚会室内乐形式的音乐会……值得重点关注的是“周二聚会”系列音乐会,这是2018年乐季推出的新系列音乐会,每一乐季挑选某个周二举办音乐会,将音乐厅布置为舒适温馨的类似沙龙的场所,以演出室内乐为主。“我们希望在人们每一天都能够享受到音乐带来的美妙,而不是每个终于能够休息的周末。”何伟山接着说,“这也是我们将音乐会安排在周二的用意。‘周二聚会’音乐会总时长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这对于周三还有工作安排的人们来说是非常合宜的。同时,这个系列的推出也是我们培养观众的有效方式。从票房上看,反响还是非常好的。”总之,主题的个性多彩、内容的丰富多样、形式的新颖多变都是新加坡华乐团新音乐季的主体格调。

下属于新加坡华乐团的新加坡国家青年华乐团也是每个乐季中的“主力军”,每年度会举办3—4场音乐会并参加一些国外演出。青年华乐团的成员都是从新加坡各地挑选出的出类拔萃的人才,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更像新加坡的华乐精英储备库,源源不断地为新加坡的华乐事业输送人才。此外,新加坡华乐团还会邀请国际著名的音乐家与乐团同台合作,如2018年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世界著名指挥家邵恩合作,与荣获格莱美奖的跨界笙演奏家吴彤合作等,不断推动着新加坡华乐的发展。

由时任新加坡文化部长黄循财颁发委任状,受委新加坡华乐总会副会长

公益音乐会是新加坡华乐团自成立以来不遗余力去完成的一项工作。学校、医院、社区都成为乐团驻足演出之所。新加坡华乐团正是怀着“以人为本”的信念,开展了一场又一场以“关怀系列”“社区音乐会系列”“绿荫乐鸣系列”以及“午餐音乐会系列”为主题的公益性音乐会。用何伟山的话来说,这是职责,更是使命。

可以说,多元的文化背景、多样的观众基础给每一场音乐会带来了多种可能。何伟山谈到这儿顿了顿:“我们不能做到每个观众都喜欢,但是我们一直在尽心去做,从音乐总监叶聪到驻团指挥、指挥家、演奏家、音乐家、行政管理团体都会参与到每一场音乐会的策划中,大家集思广益,创新和发展音乐会的内容和形式。”

 

2012年新加坡全国华乐比赛颁奖礼暨音乐会合影

乐团管理——精细·精致·精心

新加坡华乐团的管理可谓全企业化。理性的管理机制的建立使得整个乐团走向一条稳健发展的道路。何伟山再三强调,乐团管理要细化,从管理层的角度看来,分门别类到乐谱管理、资料库管理以及乐团成员的考核管理。如今的华乐团在各个部门都有相应的专职管理人员与相对应的管理体系,他们参考中西方各大优秀乐团的管理模式,形成自身独特的管理方案。在曲库的建立上利用数码网络化的技术,将乐团持续更新的将近三千份的乐谱资料进行数据处理,构成数字中心,与个别乐团建立曲库资源共享合作模式。资料中心同曲库中心相似,从资料的借、印、收,整个过程数码化,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在乐团成员的考核方面采取幕后考核方式,以公平、公正、公开为原则,提供给每一位进入乐团工作的人员提供更好的工作环境和平台,培养乐团成员时注重对音乐的理解思考能力,以被考核人员自身所具潜力为参考依据选拔人员……同时,何伟山还善于借鉴其他乐团的一些有益措施,将其引入华乐团的管理,他设立买票机制,每年提供每一位乐团成员100元新币的买票津贴,团员可以用来观摩、学习其他乐团的演出,这样一来支持了本地的演出事业,二来带动了市场上文化艺术的发展。“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是相互的,同行业的互相支持一定是对对方莫大的鼓励,同时也是对自己莫大的鼓励。”何伟山如此说道。

2014年新加坡国家体育场 《全民共乐》破两项世界吉尼斯纪录-最大华乐团及最大华族鼓团

管理之道——艺术地管理·管理的艺术·和而不同

何伟山在谈到自己多年来的管理之道时直言:“管理一个乐团要懂得艺术地管理和管理的艺术。需要一个艺管人在以热忱为前提下同时具备理性与感性的管理方法。”“艺术地管理”主要强调管理的方式,即理性的管理方式。何伟山认为,一个艺管人要有战略性思维,要有判断和创新思维。如今的新加坡华乐团能够在华乐之林占有一席之地,离不开乐团牢牢把握住了一次次能够融入国际平台的大好时机,与国际接轨;离不开在大数据时代下以科技为武装、数码为平台建立健全乐团机制;更离不开多年来乐团“接地气、播艺苗”的有效措施。以数字、数据为根据,素质、质量为基础,由小及大,艺管人必须在全面而周详地掌握如观众的背景、观众上座率、政府拨款、企业赞助等琐碎而具体的事务基础上,客观且有根据地调整和改革乐团的管理机制。“管理的艺术”在何伟山看来更多是一个艺管人的态度所在,如何让一个乐团具备天然的凝聚力,是他作为一个艺管人不断探索的课题。乐团要明确自己的使命和音乐的价值观,艺管人更是如此。一个热衷艺术、充满活力、有着开阔视野和奉献精神的艺管人才能带领乐团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因此,他竭力与新加坡华乐团一道以乐团为“家”,以艺术为追求目标;深入民间,奉献给观众一场场精彩音乐会;政商联民,促进华乐大繁荣。最后,何伟山强调,无论音乐作为功利目的还是非功利目的,它都是人与人进行无障碍沟通的一种渠道,管理者要懂得扶持弱势群体,要有悲悯之心与恻隐之心,始终相信乐音至善,音由心生。

2015年华乐团年度筹款晚宴:与筹款晚宴主席吴作栋夫人、华乐团荣誉主席伉俪、上海民族一厂厂长王国振、杨育青总经理合影

“和而不同”,这一古老的中国哲学智慧被何伟山恰到好处地应用在乐团管理上。“作为一个艺管人,要清楚地懂得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的内涵,这样才能将管理落到实处,切中要害。”世界上任何一个优秀的乐团必定有它们之所以优秀的共性和自身发展过程中的个性。遵循共性规律并将个性潜力挖掘至最大化,是一个乐团是否优秀的关键所在。“我们策划举办作曲大赛,为华乐团量身制定优秀曲目;建立作曲家工作坊、指挥班大师课、年轻演奏家培育计划,让乐团不局限于演奏与技术的提升,全方位发展。同时,积极培养未来华乐人才和观众,使所有机制链条式链接在一起,最终创造适合于华乐生存发展的生态环境。并积极探索本土地域特色,将南洋音乐文化积极融入到华乐的创作中,成为代表新加坡华乐发展特色的显著标识。”

对于华乐团的未来发展,何伟山认为,乐团之间加强交流与合作已经十分迫切。优秀的华乐团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在当今世界舞台上,乐团之间建立联盟势在必行。“如何联盟、合作是我们当下急需思考的问题。如联合委约作品、建立曲库共享体系等,都是有效推动华乐发展的良策,在没有利害关系的前提下共同建设华乐发展大事业,共享共赢,形成大华乐生态机制,打破市场局限,有利于乐团与华乐的发展。”

热衷于体育锻炼,不断挑战极限

何伟山曾说,一个乐团的声音其实就是它的灵魂。而要让这个灵魂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还需要更多像何伟山这样的艺管人、爱乐者、华乐有志之士。只有这样千千万万个和而不同、卓尔不群的灵魂,才能唱响属于华乐的精典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