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指挥家龙国洪

生命由一段又一段的旅程衔接而成,在每段旅程中,都能发现不一样的风景

9月16日, 2016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民族管弦乐《高原》音乐会在贵州师范大学(国际)音乐厅举行。

民族管弦乐《高原》由贵州省民族乐团、贵州省花灯剧院国家一级指挥龙国洪作曲并担任指挥。《高原》是贵州第一部获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创作人才音乐作曲类资助的民族管弦乐作品。由贵州人作曲、贵州民族乐团研发的民族乐器和贵州乐团演奏,题材也是由贵州各地采风获取。

近日,记者采访了贵州省民族乐团首席指挥龙国洪,听他讲《高原》作曲背后的故事。

用能力打破质疑

龙国洪自小生长在毕节金沙的群山之间,16岁离家外出求学,2003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音乐系,而后的六年时间,他在花灯剧团的工作可谓是“杂事繁多”,做演奏员、演唱、上行政班、做人事专员。

那个时候,每天早上八点上班,把各个办公室的热水烧好,把热水壶放在办公室外,再打扫卫生,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期间,他也有所疑惑,觉得这样的“忙”毫无头绪。

“有些事你当时看着做起来没什么意义,到后来会发现其实你能学到挺多东西,” 龙国洪表示,虽说当时干的看起来像是与自己的专业无关的事,但很多事都是相通的,只是看个人领悟。

2009年,龙国洪决定继续深造,去了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学习指挥,住地下室、吃泡面,这些艰难并未阻挡他的脚步。毕业后,在贵州民族乐团团长邵志庆和著名导演潘伟行的力挺下,在杨小幸、邓承群两位老师的指导和帮助下,龙国洪担任了贵州省花灯剧团、贵州民族乐团的指挥。

“其实最开始,质疑声很多,” 龙国洪表示,因为太年轻,很多人一开始就认为他“不行”,不过他并没有放弃,进入乐团后,指挥了几场大型演出,给了他很大的锻炼。随后2015年又到香港中乐团、香港演艺学院学习。2017年1月,赴北京参加中央民族乐团指挥培训班;7月入选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主办的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中国民乐指挥人才培养项目,赴北京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学习。

这十多年来,龙国洪指挥作品多次荣获文华奖、中国戏剧奖、多彩贵州金黔奖等重大奖项,个人荣获加拿大国际音乐节一等奖、全国指挥金奖、中国民族器乐艺术节金奖等奖项。他用自己的能力,打破了那些质疑声。

创作原汁原味贵州乐曲

《高原》是一部以贵州民间音乐为素材创作的作品,全曲五个乐章,分别表达依存、逃离、纠结、魂牵、回归这样一个高原孩子对于高原情感的连续性转变过程。

由于龙国洪追求民族音乐的传统化回溯与当下状态融合,所以他在作品的创作中曲式结构安排上多运用中国传统曲式,乐曲的腔韵变化展衍也多用传统方式,和声也大量使用非三度叠置和弦。

“在我看来,音乐不能做到准确的语义性描述,音乐能表达的是作者感觉的体现,”龙国洪介绍,《高原》这部作品没有描写贵州的山水和景物,写的是对贵州高原这片土地的感情。

在2014年,他就开始有想法,想要创作一部属于贵州的大型民族管弦乐作品,最初创作了第四乐章。随后几年,他常常在节假休息时间,自驾到各个地方去采风,侗族大歌节、芦笙节等等,他都会前往,黎平、从江、榕江等地的路,他都已经非常熟悉。每次他都会在当地住上几天,与当地人交流、感受当地人的生活,寻找创作灵感。

在这五个乐章中,有黔北的花灯音乐、黔东的傩戏音乐、侗族大歌等等,如第一乐章《家.山.水》,运用黔南布依族民歌、水族民歌、黔东仡佬族民歌素材创作,表达人与山水大地的依存。都说贵州天无三日晴,音乐的开始,起于一场雨。

第三乐章《节庆记忆》,黔东南、黔西南、黔西北苗族音乐素材创作。表达现实场景与记忆场景的关联与交错纠结。发现传统民俗节庆对于高原儿女的影响。2002年,龙国洪偶然间听到《春之歌》,觉得非常好听,在去台江采风时,找到了当地的苗族歌手录下,融入了这部乐章。

在乡间寻找贵州民间乐器

如果是《高原》首演到场的听众,可能会对台上的乐器感到好奇。原本应该摆放大提琴的位置,放着一个模样像大提琴琴身却有些不一样的乐器,那个乐器的琴身更厚一些,琴身背面是圆弧形的,像是贵州乡间用来舀水的葫芦瓢。

随着演出,听众也发现台上出现的乐器越来越多,除了琴之外,铜鼓、侗笛、芒筒等等,让听众赞叹不已。这些乐器,都是贵州民族乐团从2012年起至现在进行多次改良研制并获得国家专利的贵州民族民间乐器。

2004年的一次偶然间,龙国洪在电视上看到云南的民族乐器被聚集在一起组成乐团进行演出,他想到,贵州传统乐器历史悠久,民间也有很多乐器不为众人所知,既然乐团成为“贵州民族乐团”,为何不也用贵州自己的乐器进行演出呢?

随后,他和乐团的人开始收集民间乐器,每一次到乡间采风,他们也会寻找这些乐器,并带回团内。木鼓、芦笙等等,有些甚至已经破烂老旧,龙国洪带回来后就进行“解剖”,对这些乐器进行研究。

乐团对这些民族乐器进行了改良,龙国洪在几番打听之后,终于在外省找到一家厂家可以为他们小批量生产,他画好了图纸,有些乐器还自做了模型,带到厂家,再为厂家讲解构造。而这一批乐器也在改良之后,获得国家专利,于这一次《高原》首演中搬上舞台。

像这一次演出使用的瓢琴,就是在丹寨、雷山苗族地区的民间乐器,乐队把它进行改良后搬上舞台。

“我们想的是,既然是贵州的民族乐团,那么乐器也应该是民族的,让贵州民族的乐器搬上舞台,”龙国洪表示,《高原》首演之后,他们将会争取更多的机会,到外省和国外进行交流演出,让更多人了解到贵州的多彩文化。

转自:贵阳晚报

作者:谭书婧

摄影:王    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