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原文

2017年5月9日,在江南姑苏城内一所具有辉煌历史的六十年老厂——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发生了一件令中国民族乐器界注目的事儿。

“乐改先驱张子锐先生百岁寿辰与民族乐器改良贡献研讨会暨苏州民族乐器博物馆开幕仪式”系列活动在这里成功举办。

主办单位: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江苏省音乐家协会

承办单位: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

支持单位: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苏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一位中国民族乐器的改革家

为了心中的“中国乐队”之梦

改革了近八十件民族乐器

成为《中华乐器大典》半个世纪以来乐改品种入选条目最多的人

一位中国古代乐学理论的发现者

历经坎坷六十年

潜心于中国乐理“六律六吕”的挖掘和研究

致力于中国古代乐理在当下的复活

一位复兴中华大乐的痴迷者

用几乎是“殉道者”般的坚韧和执着

践行着华夏古今圣贤的千载名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张子锐,1918年生,湖北荆门人。1954年中央音乐学院首届理论作曲系毕业生,曾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民族乐团从事作曲配器和乐改工作。后于苏州民族乐器厂退休 (蒋国粹摄  2017.5.8)

2017年5月9日上午9:00,位于苏州学士街梵门桥弄15号的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喜气盈盈,准备迎接来自全国各地的乐界嘉宾……

九点一刻,以朱昌耀主席和鲁日融先生为首的文化界领导以及民乐界名流陆陆续续来到现场。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礼东先生起步一一迎接。

到场嘉宾:

朱昌耀:二胡演奏家、作曲家,江苏省音乐家协会主席,省文联副主席

陈晋武:中国乐器协会秘书长

丰元凯: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会长

徐春宏: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

倪彦:苏州市文联副主席

方锦龙:琵琶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奏员

宁勇:阮演奏家、广州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岳峰:民乐学者、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

吴之珉:二胡演奏家、教育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

吴玉霞:琵琶演奏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杨光熊:二胡演奏家、教育家

崔君芝:箜篌演奏家、教育家,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箜篌专业委员会会长

贾路红:四川音乐学院乐器工程系主任

高扬:二胡演奏家,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谈龙建:三弦演奏家,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三弦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鲁日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原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

萧梅:音乐理论家,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李亚代为出席)

魏蔚:中阮、柳琴演奏家、中国音乐学院教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阮专业委员会会长

白小琪:《中国民乐》杂志社社长

孟建军:《乐器》记者

卢旸:《音乐周报》编辑记者

万年华:《上海东方电视台》编导

沈正国:《中乐图鉴》主编

蒋国粹:《上海国粹胡琴藏馆》馆主

朱昌耀主席与方锦龙先生遇见了多年的老朋友。
高扬先生专程从香港赶了回来…
箜篌演奏家崔君芝女士是乐器厂的资深顾问。
上午九点半钟,百岁老人张子锐先生在家人的陪护下来到了现场……

现场的嘉宾纷纷上前迎接老人家(左起:杨光熊、崔君芝、岳峰、孟建军、张老家属、张国亮)

朱昌耀主席接受媒体记者采访……
苏州厂老技师向张老问好!

虽然没有言语,但老人内心十分明白,那些深藏在书斋的中国音乐思维,会渐见天日……

 

与会专家和来宾与张老先生合影留念,成为历史的见证。

苏州民族博物馆剪彩在职工乐队的丝竹声中拉开帷幕。

新闻媒体争相采访拍照。

随后,张老先生在众人的簇拥下,参观了博物馆内近三百件民族乐器(编钟,箜篌,古琴,系列阮,三弦,各式胡琴,打击乐等等)这是当年和虎丘乐器人一起留下的精美作品。

悠悠的编钟之声引听者穿越千年……

专家们来到这把1984年金牌大奖的虎丘二胡面前不忍离去,那曾经名赫胡坛的二胡琴声仿佛响在耳边。(左起:杨光熊、陈晋武、高扬)

胡琴上钢丝弦的使用,有赖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一支民族乐队(1950年,中央音乐学院)由张子锐试用在二胡上,而后在北京国庆庆典演出,之后被全国各地民乐队效仿而形成二胡钢丝弦的革命性转变,又历经二胡界专家的不断改进推广而延续至今。

系列阮,是张子锐1950年根据《辞源·阮咸》词条所附之大小阮咸示意图,掏挖一双对称弯月形出音孔以增加音量,按照声部的音区制成小、中、大、低四种规格的‘’张氏系列阮‘’,首次用于民族管弦乐乐队的。后人据此设计了多种出音孔式样……

沈正国、吴玉霞、方锦龙(左起)三位专家难得一聚在琵琶展台前合个影。

岳峰教授一向关注的是张子锐的乐改思路和理论依据。

十点一刻,“乐改先驱张子锐民族乐器改良贡献座谈会暨苏州民族乐器博物馆开馆仪式”在博物馆三楼正式开始。乐器厂副总田永一主持了开幕式。

张子锐,这位险被埋没的国乐功臣,被安排在了久违的民乐聚会会场最前列。

朱昌耀主席带来了江苏省文联和省音乐家协会的高度评价。他说:张子锐先生对于中国民族音乐的思考,对于中国民族乐器改良和乐队发展的思考,给了我们很好的借鉴。

陈晋武秘书长代表主办方行业协会表示祝贺。

苏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徐春宏副局长(前排左三)亲临会场

民乐界专家和演奏家一致称赞此次义举。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琵琶演奏家吴玉霞发言。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阮专业委员会会长中阮演奏家,中国音乐学院教授魏蔚发言。
二胡演奏家,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胡琴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高扬发言。

董事长张礼东和张子锐先生家属真诚答谢嘉宾们的支持!

最后,民乐学者岳峰教授以‘‘缘何执着二十载  江南寻宝觅真人”为题,做了有关张子锐先生的主旨发言。

她以‘‘一句话/一位乐人,一个人/一个世界,一辈子/一个信念’’三个部分,叙说了跟踪采访张子锐先生二十有年背后的故事,以及一位民乐人为振兴自己民族的乐器所做的一系列努力和对中国音乐发展的高文化见解。

张子锐的‘‘道为器之本  器为道之末’’从根本上阐明了乐理和乐器之间的关系;他的“一个国家的音乐如果没有自己的乐理,是永远站不起来的”话语,使乐界专家陷入了沉思;他的“中国音乐教育一百年来不教中国乐理,不教中国乐器研制,照搬西洋‘皇家音乐学院’的体系,是个很大的失误”直击当下乐坛时病。

而张子锐一生为实现心中的那个中华大乐”之梦所经历的坎坷和坚韧执着,又令现场不少嘉宾流下了热泪……

下午的乐改先驱张子锐先生乐改贡献研讨会”上,与会专家纷纷发言。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三弦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央音乐学院谈龙建教授就张子锐现象”提出了发人深省的思考。

崔君芝教授告诉大家,当年她带着以张子锐为主的苏州民族乐器厂研发制作的中国箜篌参加国际竖琴大会,使大会第一次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从此我们的箜篌进入了世界竖琴行列。

杨光熊教授带着当年恩师陈振铎先生的嘱托,以1950年那段二胡钢丝弦初用时当事人的文字史料和回忆手稿,向大家证实了这段钢丝弦使用情况的历史……

宁勇教授也拿出了当年张子锐先生首创系列阮的详细材料。

沈正国先生根据张子锐的乐改实践,提出了当下有关“乐改”现状的六条建议。

鲁日融先生诉说了与虎丘乐器的过往深情。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改专业委员会会长丰元凯先生介绍了当前民族乐器改革的情况。

另有吴之珉、方锦龙、高扬、贾路红、艾明以及萧梅教授委托的博士生李亚等,分别带来了各自不同的声音。

研讨会由岳峰教授主持。
当晚的张子锐百岁寿辰盛大宴会上,上百名来宾和乐器厂全厂职工近两百人一起来为百岁老人庆功祝寿。这是张老先生今生不曾想到过的……
承办方张礼东先生和夫人为张老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张总携手百年人瑞切下了第一块庆生蛋糕…
乘众人之兴,琵琶演奏家方锦龙和二胡演奏家高扬登台奏曲,引得全场阵阵欢呼和掌声。
看到眼前这一幕幕盛况,老人家恍如梦境,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历史不会忘记那些对民族音乐做出过突出贡献的人,无论他们身在何处‘’——岳峰

次日晚,系列活动的最后一幕,《姑苏之夏,共醉千年》方锦龙国乐苏州聆享会在乐器厂博物馆三楼举行,上百名观众沉浸在方先生那饶有情趣的国乐解读和玲珑剔透的琵琶声中。张子锐先生振兴国乐之志之愿,正在以各种方式延续承传……

一位深藏民间的学术真人张子锐

遇见一位醉心事业的民乐痴人岳峰

感动一位致力于乐器文化的贵人沈正国

启发一位有志大业的企业高人张礼东

幸遇两位行业学会的知情人丰元凯和白小琪

成就了一桩中国民族乐器界的盛举”虎丘弦话”

本次活动的发起人相会于苏州虎丘塔下左起:上海沈正国、苏州张礼东、南京岳峰

发起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改专业委员会专家与张子锐先生合影留念左起:白小琪丰元凯及其夫人

作为一位工匠,张子锐先生的乐改贡献已公诸于世。但作为一位志士,张先生对于中国乐学体系、中国音乐教育见解的研究,以及他的案例对于中国当代传统乐器学的启示,才刚刚开始……中国音乐复兴之路任重道远

可喜的是,南京岳峰民间探宝团队阵容还在不断扩大……(苏州行动,左起:蒋国粹、张国亮、杨亮、张萍、岳峰、于琼、万云洁、孙颖、孟凡雨、刘畅)

有关张子锐先生乐改贡献和国乐真言,可见此次到会人手一册的《虎丘弦话》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乐器文化专辑首刊(2017年4月)

另见手机微贴:点击标题查看

【岳峰视界】百岁乐人的世纪感言

【岳峰视界】二胡钢弦觅起始

详见岳峰专文:“天行健~世纪乐人张子锐”《人民音乐》2016年第11期(点击标题查看)

孟凡雨连载论文‘‘民乐功臣张子锐’’《乐器》2017年第2~4期

感谢蒋国粹、孟建军、李善弟、杨亮等友情摄影!

点击下方图片推荐阅读

“虎丘弦话”乐改先驱张子锐民族乐器改良贡献研讨会暨苏州民族乐器博物馆开馆活动将在苏州举行

百岁民族乐器改革大家张子锐改革90件中国民族乐器

(本资料由张子锐女儿李承鸣和外孙顾浚君提供整理)

1950年 张子锐为二胡设制螺丝琴弓,后来被民族乐器厂大量制作,很快得到推广流行。

1950年4月 张子锐成功研制二胡钢丝琴弦,二胡钢丝弦后来被音乐学院历届毕业生带到全国各地,琴弦厂也开始制作生产,使其很快流传至今。

1951年 张子锐设计,北京民族乐器厂王金波、时及珍制作系列三弦,将三弦缩短琴杆把位,提高演奏速度,开拓新的重奏形式,在乐队中增加皮膜低音乐器音色声源,使之成为小、中、大、低四种三弦。

1951年 张子锐设计了一套系列二胡,共6种。这套系列二胡,完全按照正圆形皮膜二胡琴筒的形 状设制,以增大音量,并调整了各声部琴筒尺寸的比例,以使各音区音量平衡、谐和,音域的最低音扩大到这套系列二胡的琴杆都呈扁圆形(椭圆形),即前后较 宽、左右略窄,它较圆柱杆增加了抗弯强度,不致被琴弦拉弯而变音。另外,琴杆还有一个特点,即靠近琴筒处向左偏为弯颈,以利于运弓和技巧发挥。此项成果已被载入 1961年中国音乐研究所编辑、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的《民族乐器改良文集?第一集》中。

1953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律吕扬琴,这是我国乐器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成果,也是对传统扬琴进行的首次全方位改革。

1954年 张子锐归纳整理古代六律六吕、六阴六阳乐理,将深埋已久的华夏音乐文化之精髓得到继承和发扬。

1955年 张子锐设计研制板面二胡,琴筒均较原来的皮膜琴筒为大,它们配合板振低音乐器, 曾用于《春节组曲》(载中央广播民族乐团油印演奏曲谱资料18号)的演奏录音。实验证明板面二胡、板面高胡 音质纯净,音色清脆而有光泽,既不同于皮膜二胡,又较传统戏曲板胡共鸣筒长,音色含蓄、和声透明。

1955年 张子锐设计研制张氏系列阮,分别为小阮、中阮、大阮和低阮,音质纯净丰满、高低音量平衡、音区层次分明、整体和谐统一,现藏于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乐器博物馆中。

1955年 张子锐成功设计系列马头琴,北京民族乐器厂著名弦乐制作师王金波承担了制作任务。这种系列马头琴,琴箱呈正梯形,正、背两面都 蒙以桐木板,张4弦,琴弓在弦外拉奏。

1955年 中央广播民族乐团张子锐设计了轻便型六六音位扬琴,由中央广播民族广播乐团丁国舜演奏使用。

1956年 张子锐设计研制系列三胡,分别为三弦胡琴、三弦高胡、三弦中胡。琴杆横断面为椭圆形,以承担三条弦的拉力。琴杆的近琴筒运弓处向内稍弯曲,使琴弓能与皮膜呈垂直状态运行。

1956年 张子锐设计研制系列三胡琴弓,两束弓毛,贯穿于三弦的两空隙间。在右手握弓处设有 两个按钮,分别控制两束弓毛的张紧和放松。在演奏中,依靠松紧弓毛达到灵敏换弦目的,即使快速换弦,也感觉不到弓子在弦间的变动,演奏欢快流畅的乐曲效果尤佳。

1956年 张子锐设计研制大马头琴和低音马头琴。

1958年 张子锐设计和北京民族乐器厂王金波、时及珍制作我国第一架截弦转调筝。

1959年2月 在北京召开的乐器改良座谈、展览、演奏会,张子锐被载人《民族乐器改良文集》(第一集)中。

1959年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张子锐和北京民族乐器 厂王金波、时及珍研制成功品式截弦转调筝。

1959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键脚踏风琴,由成都乐器厂刘鹤云制作,曾刊登《音乐论丛》1964年第四辑。

1959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键钢琴,中央音乐学院教师赵宋光使用,待用于国际音乐活动中。

1960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系列抱笙,共4种。经苏州严根山、强汝康等制笙师继续制作完工的系列抱笙问世。它以苗族芦笙乐队(包括高、低 音芦笙和芒筒)为依据,吸取了芦莖的共鸣管扩音结构,设计出封闭气斗、律吕音位、经过按键通气控制笙苗发音,采用传统圆斗笙的形式,具有高音、中音、低音和 最低音四种声部的系列抱笙,并最早用于民族管弦乐队之中。

1960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系列排笙,共4种。这种系列排笙,其发音原理、内部结构和性能均与 系列抱笙相同,因笙苗音位指法采用古代排箫形式排列, 故名排笙。不仅它的设计目的和背景与抱笙一样,其设 计和研制过程也与抱笙同步。1962年春制作完工后,被上海民族乐团笙演奏家张新民、王俊亭先生正式搬上音乐舞台。1963年又为北京京剧院所采用,为现代京剧伴奏。

1961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直行式二胡螺丝弦轴,这种弦轴较木制弦轴优点很多:结构简单、制作容易,价格 低廉:重量轻、使用轻便,调弦省力;上弦调音速度快, 使用中不易出故障;可以微调琴弦、不回弦,音高稳定。 外观与传统的木制弦轴相同。这种直行式二胡螺丝弦轴 首先用于苏州民族乐器一厂生产的二胡上,随后各地民族乐器厂纷纷仿效,很快流行全国至今。

1961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二胡调音千斤,调音方便,小螺丝就在千斤上,只需用手指拧动.便可起到调音作用。

1961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二胡转调千斤,使用时,先将螺丝拧人一半,将弦定为常用的d1、 a1,然后视转调需要而继续升高半音或降低半音。如需转=G调时,可拧动大螺丝将两弦同时升高半音为^d1、 41,用g、d1弦的指法演奏;如要转调时,可将两弦同时降低半音为M1、1,用c1、g1弦的指法演奏。

1961 年 张子锐成功研制21弦和25弦两种脚踏式五声音阶转调筝。

1964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键大筒,山东济南军区文工团成都乐器厂制作,曾刊登《民族乐器改革参政资料64年第一 辑》第89页。

1964年 张子锐设计改革芦笙筒,贵州歌舞团使用,苏州乐器厂制作,曾刊登《民族乐器改革参政资料64年第一 辑》第15图。

1964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键横背式地筒,贵州省黔东南苗族文工团余富文使用,苏州乐器厂制,曾刊登《中国少数民族乐器志》133页。

1964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键系列传统 造型芦笙队上、 中、低 三种,北京中央民族歌舞团使用,苏州民族乐器厂制作。

1970年 张子锐与蒋柏松研制成功26弦五声音阶和36弦、44弦七声音阶转调筝。以上五种转调筝,均为脚踏式,可转12调。其中36弦转调筝已被载人《中国乐器图鉴》大型画册中。

1980年 又由繁而简,张子锐设计了 A、D、G、C、F、bB六个调的品式截弦转调筝。同年10月,在中国音乐家协会等单位联合召开的古筝、箜 篌、笛子改革座谈会上,受到广泛的赞许,吕殿生、尹其颖和李贤德等古筝演奏家,试奏了品式截弦转调筝后 认为:音准稳定、转调方便,符合艺术不断发展的新要求。

1980年 张子锐又设计了新型大马头琴和低音马头琴,琴箱基本采用传 统马头琴的外形,擦弦点部位略向内弯曲,四个琴角修饰为小圆角,既保留了马头琴的造型,又便于运弓。音 色柔和、宽厚,适于合奏或伴奏,已用于该乐团演出中。

1980 张子锐又设计了六六键盘手风琴 脚踏风琴、木琴三种,辽宁歌舞团赵德震使用,曾刊登《北京音乐报》1980年11月25日36 期4版。

1982年 由张子锐设计、蒋柏松制作的小箜篌,吸收古代竖箜篌的造型。该小箜篌,均为框架式,设有琴柱,通高115厘米、宽60厘米。

1983年 张子锐设计制作出三种一族的系列瑟,分别为高音瑟、中音瑟、低音瑟。

1984年 张子锐和蒋柏松研制成功弓奏七弦琴。

1985年 张子锐设计高音古筝、中音古筝及低音古筝。

1985年 张子锐设计古琴变调器,使古琴装弦、调音和变调快速而方便。

1985年 张子锐设计了六六音位系列渔鼓一编,设置单位和个人:上海电影乐团孙克仁 上海音乐学院应有勤,由苏州乐器三厂制作,曾刊登《乐器》1984年五期。

1986年 张子锐设计了六六音位瓷瓯一座,设置单位和个人:江西景德镇光明瓷厂 .姚泉荣、刘少军曾刊登《乐器》1986年五期 《人民音乐》1986年六期21页 《乐器》1998年六期。

1991年 张子锐先生设计品板琵琶问世,它实现了相品稳定板和琴头实木榫槽两项改革,使琵琶的结构更加完美,音质明显改观。

1991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键电子钢琴一件,设置单位和个人:美国凡特邦学院瑞特教授,曾刊登《音乐周报》。

1992年 张子锐发表 《引进6—6式新键盘》一文两式。

1992年 张子锐设制六六键手风琴一件。

1993年 张子锐应南京夫子庙之邀,设计了一套仿古孔庙乐器,共15种,其中有卧箜篌一件。

2003年 张子锐设计六六音位云锣、抱笙,供苏州昆剧院乐队演奏,效果理想,使用方便。

张子锐设计和改良乐器及乐器配件共90件

张子锐一位专注于理想的人,傲岸独立,怀着对民族音乐赤字般的忠诚,舍弃了俗世的物质享受,至今依然不断得为中国民族音乐乐器乐理等做出了不可磨灭巨大贡献,给中国民族乐器的发展竖起了一座又一座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