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林先生古琴演奏欣赏:








视频

陈长林《欸乃》

《平沙落雁》


《大胡笳》

耄耋琴家 古稀琴龄

林琳

从悄悄动手把家中一架废旧的凤凰琴改装成练习用的“小古琴”开始习琴生涯,至今,陈长林已经走过了七十个春秋。悠悠七十载岁月,古琴对陈长林而言,已从音乐与文化而成为一项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事业。

古琴演奏家 陈长林先生

陈长林是我国老一代科技精英中唯一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也是老一辈知名古琴家中唯一的科学家,是利用电脑研究古琴的第一人。有人惊异陈长林何以达到科学与音乐、电脑和古琴的双尖端,而在他心中,理性的科学与感性的古琴不但不矛盾,反而相得益彰,严谨的科学可为古琴艺术的发展服务,灵性的古琴艺术又能给科学发展以动力和灵感。正是古琴和科技在生命轨迹中的相遇,注定了陈长林卓尔不群的古琴生涯。

八十四岁的陈长林成长于福州的一个古琴世家,年幼时,祖辈父辈着意培养他对琴棋书画的兴趣,八岁那年,陈长林拜著名书法家沈觐寿为师学习书法。那时,抗日战争爆发,祖父、父亲、母亲只得离开福州谋生,学校也被迫外迁,陈长林到了上学年龄时也只能和祖母一起生活,在家上私塾。学习中用吟唱的方法读古诗文,增添了读书的乐趣,还使陈长林喜欢上了音乐,为他后来琴学路上掌握“依永和声”、琴曲规律和打谱奠定了基础。

 

抗战胜利后,全家人团聚,陈长林时时听父亲弹琴,渐渐对古琴产生了强烈兴趣。改制小古琴时,他已从琴书中了解到“分数“等概念以及减字谱的技法和指法说明,他把凤凰琴的底面反过来作琴面,根据琴书中描述的十三徽的”分数“位置,定下徽位,利用凤凰琴调整“螺丝”来代替“琴轸”,又找到废琴弦剪短安上。就是用这张改制的“小古琴”陈长林自学了《阳关三叠》。

家人知道陈长林自制、自学古琴后大为惊喜,于是父亲陈琴趣成了陈长林进入古琴之门的第一位老师。除了亲自教儿子弹琴外,陈琴趣还请来了另一位闽派琴家、表姐吴子美给陈长林授琴。在琴曲的学习中,陈长林掌握了闽派古琴的艺术风格,以及两个重要的习琴方法,即哼唱出带指法琴曲“腔韵”的“依永和声”、一个指头边按数弦而令曲调灵活连贯的“发音连贯“指法。

不久,陈长林的表姨去了台湾,父亲也离开了福州到上海工作。没了老师,陈长林就靠听电台播放的古琴唱片自学。幸运的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陈长林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来到上海不到一个月,便由父亲的琴友,今虞琴社副社长吴振平先生介绍加入了今虞琴社,他的学琴经历有了重要的转折。

今虞琴社1953年雅集留影,陈长林(二排左四)与査阜西、吴景略、张子谦、吴振平、阳新伦、陈琴趣等古琴名家

至今已有八十年历史的今虞琴社,是当时著名的琴社,琴社设在徐朗西先生家,离交通大学很近。琴社每个星期日、每个月都有一次雅集,“月集”即是将其中一个周日的“星集”从下午延续到晚上。在雅集上听诸位琴家演奏和谈论,是陈长林难得的学习机会,他不仅有机会向吴景略先生学习,还从擅弹《渔歌》的“彭渔歌”彭祉卿先生、擅弹《潇湘水云》的“查潇湘”查阜西先生和擅弹《龙翔操》的“张龙翔”张子谦先生这“浦东三杰”中,追随杰出琴家张子谦习得了名曲《龙翔操》。

随后,陈长林刚刚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刚成立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技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这一国家最新科研部门搞硬件研究,参与最新的尖端科技“计算机”的研制。到北京还不及一月,陈长林由北京古琴研究会会长溥雪斋先生和副会长查阜西先生共同介绍、加入了北京古琴研究会。

北京古琴研究会1957年留影,陈长林(前排左一)与査阜西、管平湖、傅雪斋、吴景略、张子谦、顾梅羹、乐瑛等古琴名家

在陈长林的琴学生涯中,父亲陈琴趣和查阜西先生是最主要的两位老师。北京古琴研究会的学术空气比上海更浓,查阜西先生考虑到陈长林理工科出身的特点,鼓励他要学习双尖端,他刚到北京,便给了他一个研究题:古琴琴弦直径密度概算。

于是,陈长林利用业余时间,运用从查阜西先生那里学到的古琴音律知识,结合物理原理和历代造弦资料进行研究,概算出按历代造弦法所造琴弦的直径,加以分析比较,提出合理的直径比例值,并对清代一些琴家以“三分损益”法规定各弦纶数的理论和方法提出疑问,写成论文刊载于《传统的造弦法》一书附录中,也由此在古琴弹奏基础上走上了古琴科技研究的道路。

随后几年,陈长林一面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从事电脑研究工作,参加了中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等研制工作,并担任中国第一台自主设计的大型电子计算机外围设备技术负责人。同时,陈长林在查阜西先生指导下从事古琴研究,考证《龙翔操》曲谱并不是惯常以为的《昭君怨》、《而是《古神化引》的一个节本,《龙朔操》才是《昭君怨》,于是进行了《龙朔操》的打谱,从而走上了打谱的道路。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二十七岁的陈长林成功打谱了琴歌《胡笳十八拍》,并登上舞台,成为由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音乐家协会联合举办的“胡笳十八拍音乐会”的主角,引起热烈反响。音乐会上,北方昆剧院的傅雪漪、李淑君等五位歌唱家分别演唱了陈长林打谱的《琴适•胡笳十八拍》,中央广播乐团陈婉容等五位歌唱家合唱了其中的第一拍和第十二拍。打谱的出色成绩使陈长林坚定了未来琴路的努力方向。

如今,陈长林已经成功打谱了七十余首古琴曲,《胡笳十八拍》是其中的一个主要成绩。我国现存古琴曲谱三千多首,能弹出来的不到二百首。如何使弹不出的古曲复活,就需要打谱。传统的古琴谱只有指法,没有音长和精确节奏,琴曲的节奏隐含在指法中,因此,打谱必须对琴曲的背景、情感有深入的了解,通过配合其调弦法、指法,进行综合分析,才能把曲子的音长和节奏弹出来,使古曲能近似原貎地再现。这项工作需要有古琴艺术的感性体验,又需要科学意义上的严谨专研,如此才能做到陈长林打谱时始终坚守的忠实原曲。

陈长林首次登台演奏古琴,比《胡笳十八拍》音乐会更早一年。在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办的音乐会上,被邀请演奏古琴的管平湖先生因身体原因未能出席,查阜西先生要陈长林替代演奏了《洞庭秋思》,他得以与音乐名家同台。查阜西先生此邀深深触动和鼓舞了陈长林,也影响了他培养后学的态度。

改革开放后,中国科学院派陈长林到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访学、进行电脑研究,他带去了一张古琴和一些古琴资料。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举办的“中国节”上,陈长林演奏了《流水》和《阳关三叠》,用英语给美国朋友介绍了古琴,还朗诵了父亲陈琴趣翻译成英文的中国古诗《渭城曲》。

在美国,陈长林工作努力,同时寻找到电脑古琴相结合的研究机会。他设计了一种“音记编码”法,用键盘把减字谱转换成“编码谱”,实现了减字谱的电脑显示及排版功能。他还自学了一种强有力的计算机语言,用来编制古琴谱的电脑处理系统,获得成功,开创了古琴研究的崭新领域,为古琴的传承做出了重大贡献。

新世纪伊始,这项成果得到进一步深化,陈长林将古琴谱电脑处理系统从琴谱图像发展到古琴音响,即电脑演奏古琴。电脑演奏古琴是把古琴曲分解成“音元”序列存在音库中,用程序从音库里调出“音元”串起来发音。操作时,用电脑控制音调、音色,用少量按键就可进行模拟演奏,实现了计算机与古琴的完美统一,实现了今人与古人的绝妙对话。

数十年来,在全国打谱会、古琴艺术国际交流会、各类研讨会、有关古琴考察等古琴活动和演出中,总能见到的足迹。他以科学家、艺术家双重身份参加“科技之春”首都科技工作者春节联欢会,在他难以忘怀的第十三届亚洲艺术节上,陈长林获赠了饶宗颐先生为他书写的一幅对联,他还应邀前往美国、港台等参加海外古琴音乐会。

今年,为纪念七十年的习琴生涯,“忆往思来”陈长林习琴七十年古琴音乐会如期举行,众多弟子纷纷从全国各地赶来,与温文尔雅、淡漠名利、无私奉献、勇攀学术高峰的耄耋长者陈长林欢聚一堂。

习琴七十年的陈长林和学琴的五岁的外孙女

受查阜西先生影响,陈长林重视培养新一代琴人,在他的弟子中,最大的今年七十五岁,最小只有五岁,而他的第一个古琴学生则是比自己大十岁的艺术家赵韫如。去年,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了陈长林师生音乐会,老中青和少儿几代人同台演奏,让几十年在古琴教育实践中奉献的陈长林感到骄傲和欣慰。

     正式退休后,陈长林就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古琴人才培养和研究工作中。一次,北京师范大学邀请陈长林做讲座,讲座激发了大学生们学习古琴的强烈要求,于是陈长林开班亲授古琴。学生没有琴,陈长林就动手做,每次上课,陈长林都会带上一张正规的琴提早来到教室,学生们用他做的琴学习、练习。学琴的学生毕业后,自制的琴再往下传。一年后,第一批学员登上了北师大的舞台。

2015年8月于黄山丽田生琴台

世纪之交,在中国科学院李沛老师和力学所领导的支持下,陈长林开办了“中关村古琴班”,为喜欢古琴的人提供了免费学琴的机会。次年,不少人要求扩大古琴班招生,经中关村社区的大力支持,古琴班学琴地点换到了中关村社区服务中心,环境条件大为改善,但原本请来教琴的杨青先生、韩杰先生都因为忙而相继退出,全部由陈长林亲授。一次,陈长林因劳累过度而脑出血住进了医院三十几天,很多学员自发日夜守护着为古琴事业无私奉献的陈长林。抢救及时、细心医护和精神力量,使得最初诊断为病危的陈长林,三十几天就健康出院,继续为古琴传承努力。

      那以后,陈长林把古琴教学当成是与打谱研究并重的一项事业。中关村班陆续培养了七十余位学员,一直追随在陈长林身边、琴龄十余年的弟子很多出自于这个班。如今,慕名从各地来求学的人络绎不绝,陈长林的亲传弟子们已经能够代老师教授一些曲目的课程,这使陈长林可以有时间实现更多有益于古琴事业的设想计划。

陈长林2015年在黄山丽田生琴台黄山始信峰丽田生琴台

两年多前,《陈长林琴学文集》、《陈长林古琴谱集》和八张唱片、一百首琴曲的《陈长林古琴专辑》三部重要著作面世。在陈长林看来,这是每一个古琴传承人都应该留给后人的资料。古琴不但可以悦己悦人,对陈长林来说更是社会责任,他要让更多的人通过古琴悦己悦人,提升修养,陶冶性情,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忆往思来”音乐会合影

打谱研究、培养传人、开展“吟唱”教学、纠正古琴领域的错误观念、移埴创作古琴曲目等等,陈长林对于古琴事业始终怀有一颗壮年的心。为了做更多的事情,陈长林每天清晨坚持一个半小时的体育锻炼。一位学生送给他健身球,四个球近七斤,时常在陈长林的双手上转着停不下来。陈长林把身体也当成任务来做,因为他要尽量多地为未来留下古琴资料,将一生的习得经验传给年轻人。

本文刊于《中华文化画报》(2016.8),作者林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