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骨笛直冲云霄,传来远古之音,揭开上海民族乐团《大音华章》的轻纱帷幔。这台融和了多媒体创新呈现的民族管弦乐音乐会分别于8月5日和8月7日晚在鹭岛厦门闽南大戏院和榕城福州福建大剧院华丽上演。现场观众随着质朴悠远、壮丽恢弘的袅袅余音,与演奏家们一同穿越数千载,聆听与感受中华民族关于音乐最初的创造。

胡晨韵演奏朝鲜族唢呐

李霖演奏维族柳琴

陆莎莎领奏《华丽》

今年4月、5月,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上海民族乐团《大音华章》音乐会已分别在上海嘉定保利大剧院、江苏常州大剧院及昆山文化艺术中心顺利上演,由此也拉开了《大音华章》全国巡演的序幕。

音乐会参照《诗经》“风,雅,颂”的结构,解析了中华民族音乐传承发展的脉络和艺术特色,多层次的展现了“天、地、人、和”的中华民族传统思想和精神境界。在灵活运用声光电等多媒体手段的同时,注入了浓郁的人文色彩,将一首首曲目转化成艺术化的故事,将中国传统音乐天生就有的场景感和画面感,展现得淋漓尽致,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想象,不仅有意境也有留白,催化观众去欣赏理解旋律中的深意,也让看似离我们很远的古典文化更加具象,贴近现代。

汤云理演奏《丝路》

王静演唱《国风》

宓嵩杰演奏《大雅》

音乐会上半场从《汲古》、《和鸣》、《国风》、《大雅》、《华丽》、《丝路》六个篇章,将近乎失传的骨笛、篪等古乐器重现舞台。演奏家们身着各种古装服,或盘膝或跪坐,以接近古人的演奏样式,辅以舞美、灯光的技术手段,将中华民族音乐文化数千年的发展脉络诗意、唯美的呈现在观众眼前。

下半场以《丝竹传韵》、《神州浩歌》、《我的祖国》、《大梦东方》四个篇章从民乐队的最早渊源大同乐社传承发展到当代民族乐队的崭新风貌,从多民族音乐的融合到中华儿女对祖国的满腔热爱,不仅展现富有千年历史文明积淀的中国音乐深层次的内涵美,更突显符合当代人们审美心理的艺术特征。美好、诗意的情境和人文情怀也拉近了民族音乐与观众的距离。

唐一雯演奏大梦东方

周韬演奏《丝竹传韵》

演出休息间隙,我们随机采访了几位观众,不得不赞叹我们的观众音乐素养都好高,评论特别到位。

一位从小学习二胡、古筝,来自厦门市民立第二小学的音乐老师评价道:”很美,不管是造型、舞美灯光还是音乐本身。从远古到现在这样一个民族乐器的传承,感觉跟以往看到的乐队中规中矩不太一样,而且能感受到民乐发展的历史这样一个意义”。在被问到西方交响乐和中国民乐之间的比较感受时,这位美女老师说,西洋乐比较注重线条,而中国民族音乐比较注重意境,两种都很好,但自己更偏好民乐。       另一位斯文的男观众虽然腼腆,但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意境比较悠扬,让人对古文化肃然起敬,场面很震撼。音乐很淳朴纯净,感到自己民族的音乐很厉害,感染人。”

张佳伟演奏藏族弦子

赵韵梦演奏傣族巴乌

赵臻等演奏《和鸣》

朱燕芸演奏《我的祖国》

当天演出还来了许多学习民族乐器的小朋友,其中一位来自厦门第二实验小学四年级的民乐小粉丝说:”这么多曲子里边最喜欢古筝,因为自己也学古筝,从大班学到现在,还参加了学校民乐团。弹过《春江花月夜》、《战台风》。”我们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对小姑娘刮目相看。

虽然此次巡演行程紧凑、长途跋涉劳顿,但所有演奏家与幕后工作人员都秉着极其专业的职业精神和饱满激情投入到演出中。无论在厦门还是福州,演出结束后,这些热情又可爱的观众都一直鼓掌高呼没看够,大家迟迟不肯离开。演员们也是多次谢幕,感谢观众们对于民族音乐的支持与厚爱。希望未来我们的民族好声音能在更多的地方播种开花。

 文/郑汝宁

摄影 / 洪蒧、张继鹏、郑汝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