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乐四重奏《进》 为高胡、二胡、中胡以及低音弦乐而作

作曲:杨春林

弦乐四重奏,顾名思义,就是由四把弦乐器组合而成的室内乐形式。它由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组成,是西方古典主义时期最重要的室内乐形式,也是室内乐中最理想、最融洽、最经典的组合。弦乐四重奏符合了以四部和声为基础的西方音乐,四种乐器,代表四个声部,真是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因此,弦乐四重奏成为西方交响乐合奏的基础形式。在西方,乐队队员不经过重奏的训练是不可想象的。他们在这过程中,感受和声,感受自己在四声部中的位置,体会音准,节奏,力度的配合以及自己声部和其它声部的关系。在演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弦乐四重奏由于在音色上的相近以及结构上的严谨,对弦乐演奏家来说都是非常严苛的考验,而透过精湛的演奏技巧与完美的合奏默契更能表现出音乐本身丰富的内涵。

我国著名指挥家、作曲家杨春林先生作为对民族弦乐四重奏探索的“第一人”,首度提出:“中国音乐的本质是注重旋律线条的,而西方音乐则注重和声的立体效果。所以说,中国人想要训练好合奏,更应注重重奏的训练。如果我们将弦乐四重奏的形式引入民乐合奏排练,在提高乐团乐员合奏默契的同时在乐器改革上也将起到推动作用。”

民族弦乐四重奏《进》就是杨春林先生特为民族弦乐器高胡、二胡、中胡以及低音弦乐创作的一首作品。这是一首激情澎湃、斗志昂扬的音乐。作曲家在创作中不仅从和声写作上发挥出其独特的优势同时也注意保留了中国音乐旋律优美的特质。整首音乐采用了兴奋而充满光彩的G大调,充满了无穷的动力。催人奋进的行进速度,以每分钟132拍的快板贯穿始终。纵观全曲,尽管作曲家没有用到高难度的节奏型,但临时变化音的大量使用无疑对民族弦乐器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在写作结构上,作曲家运用了奏鸣曲式。乐曲没有引子,而是开门见山的直接进入呈式部第一主题,四句式的递进式安排,让听者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前进的动力。而反复后的第一主题则更加丰富了内容……断音、附点以及切分的使用,都呈现出一种奋发向上、斗志昂扬的音乐形象。之后,音乐进入第二主题,并在第一主题的属调呈现。这是一段甜美而抒情的段落,旋律声部歌唱性的旋律表达且连音的大量使用,是一种青春、朝气的体现。二胡声部与高胡声部的两次主题出现,不仅展现了不同乐器的音色、音区,且更加突出这一动力十足的主题动机。在第二主题的两次呈现后出现了一个比较长的连接部,接下来第二主题又在高胡声部响起,再一次强调了音乐所展现的进取精神。之后,不断攀升的三连音呈半音阶递进式到达顶峰……在这里音乐呈现的“进无止境”的精神也达到顶峰。

进入展开部。在这一部分,又分为两个小部分,高胡声部与二胡声部依次将主题元素呈现。作曲家通过各种写作手法,充分发挥呈示部第一、二主题中具有特征的因素,通过调性、调式的对比,复调与主调的变化处理等,将主题变化成为各种形式,从各个方面进一步体现主题“进”的内涵。

在连续12小节的属七和弦准备强调下,音乐进入再现部分。这里再现的呈示部第一主题与第二主题都是主调的回归。两个主题在调性上获得一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统一的整体,使主题形象更加完美、突出……

尾声部分,作曲家特别强调了第一主题的主音与属音,在极其稳定的一种环境下结束全曲。为听者留下的是意犹未尽……

杨春林 作曲家

16

著名指挥家兼作曲家杨春林。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客席教授,解放军艺术学院客席教授,临沂大学音乐学院客席教授,香港新声国乐团顾问,北京大学中乐学社顾问,江苏女子民族乐团客席指挥,江苏“泗阳春林民族乐团”艺术总监,中国东方歌舞团国家一级指挥。在国内曾与许多著名乐团合作。有多首创作曲目获得全国大奖及文华奖。多次担任国际国内重大音乐比赛评委。在新加坡、香港、台湾、马来西亚及大陆地区举办过多场个人作品音乐会。曾出访美国、德国、法国、朝鲜等国家。

 

17

蒋宁,青年笛子演奏家,文学硕士,《中国竹笛》杂志执行主编,音乐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