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子独奏曲《平遥赋》 作曲:杨春林 演奏:蒋宁

平遥,是一座有着4000多年悠久历史的古城,在18世纪到19世纪的100多年间,曾经是天下财富的中心,票号林立,商贾云集。时至今日,虽世事变迁,往事如烟,但古老的街巷、店铺、庙宇、道观,却难能可贵的留存着历史的风貌,吸引了众多海内外游人前往。

18

2014年初秋的一天,著名指挥家、作曲家杨春林先生踏上了这片古老而文明的土地,游平遥古城、品平遥小吃、听山西梆子……作曲家回京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终于在一个思绪万千的夜晚,一气呵成写下了这首由竹笛演奏的新作品《平遥赋》。

《平遥赋》整首乐曲用“平遥望”、“平遥戏”、“平遥忆”、“平遥游”、“平遥愿”五个段落来表现。作曲家运用了山西民歌、晋剧音乐等音乐素材,并融合西洋作曲手法创作而成,风格独特又不失现代气息。

“平遥望”,作曲家巧妙借用了晋中民歌的音乐素材来创作,虽然没有将现成的民歌直接拿来,但笛声一出便是一股“酸溜溜”的陈醋味道,就连土生土长的“老醯”闻之都啧啧称赞似曾相识。而在作曲技术上,作曲家在前部虽然运用了发展了的“起承转合”式手法,但随着乐思的不断流淌,乐句也变得层层递进、环环相扣,一如作曲家本人在遥望平遥时的渴望心情……

“平遥戏”,是一段典型的晋剧音乐流水板,由于在晋剧音乐中1/4的节奏非常常见,所以当它出现时,会出现多种可能,有时会是用于叙述性唱腔的“二性”、有时又会是用大挠拨、马锣伴奏,表现慷慨激昂激烈情绪的“大流水”或是小锣、铰子等小件打击乐伴奏的“小流水”,而“小流水”又根据演唱速度的不同又分为“快流水”和“慢流水”,俗称“二流水”。而作曲家在本曲的此处正是运用了“二流水”这一板式,在情绪表达上既比“大流水”缓和平稳,而速度上又比“二性”积极明快。同样,作曲家没有直接的“拿来主义”,也是创新的来继承发扬了晋剧音乐的精髓。随着“二流水”的一路流动,乐曲也随之进入到下一段落。

“平遥忆”,乐曲在这里首先进入到一段华彩,竹笛的筒音最低音、气声的加入以及长指颤音和十六分音符的连续上行、下行运用,迅速将听众带入到一段有故事的过往……极慢的慢板,泛音与实音的“对话”,仿佛为我们打开一段尘封的记忆,当你置身于平遥古城,透过那一砖一瓦、透过每一间房,可否再次看到昔日票号的繁荣与晋商的辉煌?作曲家在这里是高明的,此处竹笛所表现的那份宁静早已摒弃了管乐的喧闹,而更像是用弦乐奏出的深沉……

“平遥游”,是整首作品最出彩也是最具难度的一段,2/4拍、3/4拍、2/8拍、3/8拍、4/8拍的交替运用,晋剧音乐素材、连续切分音、连续后半拍音的节奏型,大段吐音秀以及临时变化音的大量使用都为本曲增色不少,当然也充分体现了作曲家游览平遥时的愉悦心情。

“平遥愿”,是乐曲的尾声部分。主题首先在伴奏声部再现,竹笛吹出一段如波浪翻滚般的三十二分音符连音,而后在宽广的节奏型映衬下竹笛接过主题部分,继而推向结束前的高潮,这里的演奏要尽力表达出一派欣欣向荣之势。这一段寄托了作曲家对平遥古城的一份祝愿,也抒发了对三晋儿女的一份情怀。

这真是“忆百年晋商之汇通天下,听笛乐悠扬之三晋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