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作为古典音乐的重要阵地,总是能用“奇思妙招”培养和维护自己的观众群体,正如2016年5月3日晚,“五四”青年节的前夜,城堡室内乐团的9位青年演奏家在北京音乐厅为广大观众带来了一场以“古典也青春”为名的音乐会,以迎接青年节的到来,可以说十分切题。而当晚的观众,也较平常的古典音乐会多了些年轻的面孔。

上半场6首室内乐小型作品,伴随着不同乐器组合的变化而依次进行着。小提琴独奏《中国花鼓》、单簧管与巴松《音乐会二重奏》、小提琴、小号与钢琴三重奏《奏鸣曲》、长号、小号与钢琴《小协奏曲》第二乐章、小号、长号与钢琴三重奏、小提琴与低音提琴二重奏《查尔达什舞曲》等古典音乐大师的作品轮番上演,让观众应接不暇,每一首曲目结束,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

上半场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两首曲子是门德尔松的《音乐会二重奏》和维托里奥·蒙蒂的《查尔达什舞曲》。我们说,经典曲目的特点,除了能够被后世不断上演,而且能够被不断移植、改编,并且成为新的经典。那么,当晚我们听到的有单簧管和巴松演绎的《音乐会二重奏》,原本是这位浪漫派音乐巨匠为单簧管与巴塞特单簧管而创作的。两件木管乐器的搭配,很是精彩:急板的慷慨激昂、行板的悠扬飘逸,尽显木管乐器特有的清秀抒情、纤细轻巧,而两位演奏家对气息与音色关系的精准掌控,也尤为值得称道。不管是快速音阶的流动,还是断音、吐音的吹奏,都能让观众体会到在演奏家超强的气息控制下,极富情感的音色变化。末乐章的快板部分,单簧管和巴松分饰两个“角色”、诠释两个主题,时而以卡农的形式相互交织在一起,时而以和声的形式共同演奏,两位演奏家高度默契,有时是一个眼神的传递、有时是身体语言的交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把全曲推向高潮,仿佛这首曲子就是专门为这场音乐会而作。

《查尔达什》是意大利小提琴家、作曲家蒙蒂的小提琴代表作,同样是舞台上的经典,已被改编成了诸如二胡、手风琴、大提琴、单簧管、长笛、小号等许多乐器演奏版本,并且各具特色。我听得较多的是二胡版本,听到小提琴和低音提琴合作版的《查尔达什》,还是第一次,不过二人的合作堪称完美,与二胡的音乐感觉并不一样,小提琴作为其原版演奏乐器,在音乐的表现力上无可挑剔。本曲中,两件乐器,同样是一高一低、两个音区、两种音色,旋律时而并行交织、时而高低接续,情感的抒发上既有慢板婉转低回的诉说,又有快板欢快奔放的激情,使改编后的乐曲呈现出两种鲜活而又彼此交融的音乐形象,让观众眼前一亮。然而,这并不够,绝妙的“好戏”还在后面:当那段优美的旋律通过泛音再现时,观众们听到的是经由泛音晶莹透亮的音色,形成的似幽谷回声、石上鸣泉般的、引人入胜的寂静之感。除此之外,两位演奏家在“弗里斯”段落那出彩的跳弓,也生动地诠释出吉普赛音乐活泼、欢腾的意象,真的很赞。

 

下半场是斯特拉文斯基的《士兵的故事》,这一戏剧+音乐的舞台剧目,是他于1918年寓居瑞士期间与瑞士作家拉穆兹合作的一部“供朗读、表演与舞蹈的作品”,全剧仅有四个角色:讲解员、士兵、魔鬼、公主,全剧自始至终没有一句唱,只有人声解说、对话和器乐演奏。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于2015年将这一部被译为多国版本的作品移植成中文版,由城堡室内乐团演奏,并且在当年获得了极大成功。本次音乐会上,表演形式有所简化,仅有室内乐团和讲解员,士兵、魔鬼和公主的台词也由讲解员朗诵而出。虽然在结构上不如正式舞台版完整,但是,观众依然能够从讲解员的解说和不同乐段的音乐情绪中,较为清楚地了解到士兵与魔鬼的故事。并且时而被讲解员不断变换的上海方言、河南方言等逗乐,现场效果非常好!

如果说上半场的演出,反映的是不同音乐家之间彼此的合作与交流,那么,下半场《士兵的故事》则考验着几位演奏家团队合作的默契。9个乐段的演奏中,音乐家们全神贯注、全力以赴,弦乐与管乐的配合恰如其分,音乐中有着明显的戏剧性表达、人物形象和事件场景的塑造。比如明朗的《士兵进行曲》配合着士兵从战场归的心情;舞曲风格的《国王进行曲》用来衬托士兵走进王宫时的场景;《三首舞曲》则是代表着士兵用小提琴治好公主的病时的愉悦,等等。

年轻的音乐家们在不足两个小时的音乐会上,让在场的观众领略到了他们非凡的身手、洋溢的激情、真实的情感以及团队高超的艺术水准和感染力。窃以为,青年音乐家们正在用青春的激情,书写着古典音乐的生命乐章。正是因为他们特有的蓬勃朝气,让穿越时空而来的古典音乐绽放出了无限的魅力、获得了与当代青年对话的高度。古典音乐也为青年人添加了历史的注脚,使他们充满活力的青春具有了古典的底色。

  • 作者: 赵倩
  • 来源: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时空»杂志社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