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4日,由北京师范大学、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指导,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共同主办的中国文化网络传播首届高峰论坛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音乐教育家、古琴艺术家,中国琴会副会长、秘书长,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传承人,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副会长、国乐中心主任杨青在分论坛一中发表题为《乐教是社会和谐之源 ——乐教在当代社会的现实意义》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4

发言人:杨青

音乐教育家、古琴艺术家

中国琴会副会长、秘书长

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传承人

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副会长、国乐中心主任

古琴的历史到底有多长?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说法不一。被大多数人认可的是三千余年。而经过我们考证得出的结论——舜造五弦琴以歌南风——应该是四千余年,后周文王、周武王各加一根弦,将古琴定型为七弦。古琴与瑟在公元前六世纪至十一世纪的“诗经时代”很流行,诗经的篇章中多次出现“琴瑟”的字样,描绘了“琴瑟和鸣”的祥和美丽景象:我有嘉宾,鼓瑟鼓琴……窈窕淑女,琴瑟友之……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孔子弦歌不辍,诗三百五篇皆能歌之。

2014年5月17日,我们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首演《琴颂诗经》,将《四库全书》中记录的三百零五篇诗经曲谱精选出“风、雅、颂”十六篇,考证、打谱,用诗经年代的乐器“琴、瑟、笛”来和鸣,事实验证了效果很好,受到了专家学者、校园学子、媒体朋友的肯定与赞扬。这些诗歌,如:《关雎》、《蒹葭》、《汉广》、《卷耳》、《击鼓》、《出其东门》、《鹿鸣》、《般》等,描述了两千五百年前中华大地上我们先民的生活情景、理想述求和礼乐文明程度。宣扬了美好的中华礼乐文明,与我们当今社会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脉相承。

中国自古就是礼乐之邦、礼乐大国。礼是对人行为的规范,乐是对人心灵的美化。《礼记·乐记》中提出“乐由中出,礼自外作。乐由中出故静,礼自外作故文。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

乐是和情的,礼是节制的。如果只有礼没有乐,人就容易产生逆反心理,社会就会有不安定因素。乐是大自然所有声音中最好听最美妙的。音乐是人类最好的沟通方式之一,不同的阶层和民族可以通过音乐相互了解、化解戾气。在当今世界范围内由于信仰与利益的不同产生了许多冲突,所以特别需要音乐的教化。

在国内,无论是教育机构还是社会,似乎全民都在讲“礼”,“乐”被无形中忽视了,几乎所有的国学机构都缺少乐的教材与课程。而礼乐从来都是并行的,而且在仪规上是“乐在礼先”。我国的“两会”开幕时都是先奏国歌,奥运会的开幕式上也是以奏乐为先。

现在对音乐的定义,往往是西洋、民族与通俗三类,这是近几十年才规定的。而古琴音乐已经存在四千多年了,这才是中华乐的核心。从舜到孔子、蔡邕、司马相如、李白、白居易、李清照等,都是弹琴唱诗,“士无故不撤琴瑟…君子之座必左琴右书”是一种社会历史文化现象。

就拿伯牙与钟子期的千古知音故事来讲,其现实意义就是:如果不分民族、不分国籍、不分信仰、不分性别、不分长幼……都将对方奉为知音的话,这个社会会和谐,这个世界会和平。

本次论坛上成立了“青少年网络素养专业委员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与深远的历史意义。“少年礼则中国礼,少年乐则中国乐”。中国是礼乐大国,数千年来一直是“礼乐并行”。孔子提出“礼乐射御书数”六艺,而他晚年践行的课程更偏重是“诗书礼乐”。自古以来,一个成功人士的成长过程基本都是循着这样的步骤:“兴于诗、习于书、立于礼、成于乐。”人格的最终完善,离不开乐的作用。

而从先祖圣王的习乐的内容来看,乐的核心是“琴”。少年儿童从小弹琴:

第一,能锻炼手脑协调。弹古琴需要一心多用:左手按弦、右手弹弦、眼睛看谱、嘴里唱琴歌诗词、耳朵要听辩琴音……这种一心五用的综合素质只有在弹琴时能得到训练。在年幼身体成长发育时习练古琴,就会将琴技、琴艺融入在肌腱、骨骼、血液中,这叫“童子功”,只有从小习琴才会练成“童子功”。这种和谐、敏捷、聪慧的素质将会使孩子受益终生。

第二,弹琴的“身姿”要求像打坐一样,“意念”酷似大小周天的循环,手臂的动作与内家拳相似,所以既练“心”修“心”,又练“身”健“身”。坐在琴前的女孩子又是最美的,就像一株娉婷的花呈现在面前:身体是花的主干,手是枝叶,脸是花朵……

第三,琴声悠远深邃,在众多音乐形式中属于“静美”,恰似百花园中莲花、深谷中的幽兰:既能独善其身,又可兼济天下,向人间散发出清香,呈现出君子、淑女风范。

第四、在当今社会里,我们不应提倡“富气”、“豪气”,而应提倡“贵气”。乐教可以提升人的精神品质,美化人的外在形象:手挥七弦性本贵,腹有诗书气自华。弹琴吟诗能给人带来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满足、双重修养。在少年儿童的成长过程中,一边需要有中华传统礼规的约束,一边需要中华古典音乐的怡情,二者不可偏废。有礼无乐则“乖张暴戾”,有乐无礼则“柔弱奢靡”。因此家长们应该鼓励孩子,引导孩子,为孩子创造机会来学习古琴。

古琴是一门综合艺术,有:吟唱的琴歌(古典诗词歌曲)、弹奏的琴曲、琴瑟和鸣、琴箫合奏、琴阮合奏、琴乐舞蹈、琴与书画、琴与围棋、琴与武术、与香道、茶道、花道……自古至今,没有一条政令、没有一条法规是规定人们必须弹琴的,弹琴也不能给个人带来什么特殊荣耀与物质利益。可纵观数千年来的中国,上至帝王将相、文人雅士,下至书生百姓、芸芸众生,大家都弹琴,这种现象说明了一个问题:琴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伙伴,或者说,没有琴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

一张传统工艺斫制的琴可以使用千年之久,是数十代人的寿命;一个家族的优秀潜质与基因可以通过琴来传递下去。纵观:琴、棋、书、画、禅、诗、酒、茶、花、香……林林总总的艺术形式,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只有琴是有语言的、是鲜活的。它不仅传递给你古人的教诲,也能与你进行当代对话。

会弹古琴的人永远不会绝望,因为他(她)比常人多一条古典音乐之路:平坦宽阔,路边繁花似锦,前途光明;他(她)比常人多了一个挚友,你不需要它时,他默默守在身边,你需要倾诉时,它会陪你聊呀聊呀,“欲将心事付瑶琴”,它告诉你真理,它告诉你希望。我们的亲人都有寿命,宠物更不能长期陪伴你,而琴,不仅能陪你一生,还能陪伴你的后代,一代又一代,似天长、似地久……

“富不过三代”是许多父母的担忧,先人说:黄金万两,不如薄技在身。让孩子尽早学习古琴,既掌握一门安身立命的技艺,又找到一个忠实可靠的伴侣;既可以怡情悦性,又能辨道明理。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