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辑之名 名不虚矣

——评岳峰新编《中国二胡名曲典辑》

刘再生

(音乐史学家,山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

古之“典”者,乃是采集有关典章制度的材料,以历史著作总结经验教训,垂诫未来。【唐】刘知幾之子刘秩撰《政典》,杜佑著《通典》,皆有此意。因此,典籍乃是古代重要文献的总称。在不同领域,有不同的代表性典籍。我国现代二胡音乐虽只有百余年的历史,但是,二胡音乐创作却风起云涌,名家辈出,名作如潮,形成蔚为壮观的时代景象。其中,2009年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朴东生会长策划、启动《华乐大典》系列丛书各卷本编撰工程,并出任总编委会主任,是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重典。《华乐大典·二胡卷》基本上具有二胡音乐“集大成”的性质。[i]岳峰编《中国二胡名曲典辑》(以下简称“典辑”)则是目前笔者所见二胡领域极具特色之辑本,值得二胡音乐界研读与推广。
 特色之一:作者视野开阔,立意高远,百年来二胡经典名作,无论传统乐曲、现代创作乐曲,凡具有代表性者,多收入“典辑”,共60首,高度浓缩,小中见大。非有智慧与统筹全局之二胡学者,难以达到此种境界:一书在手,精选曲目,百花争艳,琳琅满目。“典辑”者,经典之辑本,它不同于一般的“二胡教程”,由浅入深,由简至繁,而是依二胡作品时代顺序排列:自民间乐曲《熏风曲》、古曲《汉宫秋月》,到刘天华、陆修棠、华彦钧至鲁日融、刘文金、王国潼、闵惠芬、吴厚元、关铭、周维、陈耀星、邓建栋、王建民等作曲家的二胡名作一一列出,既使读者了解不同时代二胡音乐之风格、韵味,又具有百年二胡艺术发展史的印迹,两全其美之辑本,难得一见矣!
特色之二:我国历史悠久,地域辽阔,二胡音乐的创作与演奏,也铭刻上各地素材、韵味与风格印记。凡器乐演奏,均为双手掌控之艺术,弓弦乐器亦为如是,右手持弓,左手按揉吟滑,两手需要协调配合,然演奏时却各有侧重。笔者之愚见,二十世纪上半叶前后,二胡音乐创作以刘天华(1895~1932)“十大名曲”最具影响力,同时,陆修棠(1911~1966)八首二胡作品亦不容忽视[ii]。从演奏角度而言,刘天华的嫡系弟子有吴伯超、储师竹、陈振铎[iii]、蒋风之、刘北茂,其中,陈振铎和蒋风之的弟子王国潼在演奏风格上和陆修棠的嫡传弟子王乙、项祖英以及他们的学生闵惠芬、肖白墉有着一定差异:前者强调右手的弓法快慢与力度变化;后者注重左手按弦的“手感”,从而产生出刚健与柔美的风格区别。王国潼演奏《豫北叙事曲》《三门峡畅想曲》,和作曲家刘文金一起开辟了二胡音乐的“快弓时代”,并创造大力度的“宽阔跳弓”,他演奏的二胡音色达到炉火纯青境界;闵惠芬演奏《新婚别》《长城随想》,肖白墉演奏《红军哥哥回来了》等乐曲,将二胡左手的吟揉按滑美感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境地。因此,直至21世纪,“南閔北王”之说,即闵惠芬和王国潼分别象征着中国南方二胡琴派与北方琴派的代表人物,在音乐界有着公认地位。热耳酸心,激昂慷慨,是地处陕北“秦派二胡”的主要特征,作曲家兼演奏家鲁日融的《迷胡调》《秦腔主题随想曲》和关铭的《蓝花花叙事曲》奠定了“秦派二胡”之地位,显示了中国二胡艺术百年来的多元化风格。此外,还有吴厚元《红梅随想曲》、王建民多首《二胡狂想曲》现代二胡音乐一大批创作乐曲,等等,在创作风格与演奏技法上均有突破。岳峰之幸,在于她先后师从王寿庭、王乙、鲁日融等名师,对二胡多元化风格烂熟于心,信手拈来,言之成章。“典辑”之成书,亦是作者人生经历的折射和艺术成熟的标志。 
特色之三:“典辑”附有“乐曲背景简介及演奏、欣赏版本推荐”和“演奏、欣赏版本名录”两项文字内容,笔者极为赞赏。前者对辑入60首乐曲产生背景一一作了介绍,如邓建栋曲《姑苏春晓》,作者写道:“这是一首具有浓郁江南风格的二胡曲,由二胡演奏家邓建栋创作于1985年春天。乐曲借用江南丝竹的音调手法,描绘姑苏城早春时分甜美悠扬的自然景象,使人仿佛置身于幽曲明净、精巧秀丽的姑苏园林之中。音乐行至高潮处,犹如百鸟欢鸣,一派人间天堂春意盎然的姑苏美景,令人流连忘返。此曲为多段体结构,由引子及四个乐段组成,1985年在‘首届江苏省青少年二胡比赛’由邓建栋首演而流传至今,成为‘吴派二胡’的代表作品之一。”并附作者简介:“邓建栋(男,1963~ )江苏无锡人。二胡演奏家,空政文工团独奏演员、国家一级演奏员。1975年考入江苏省戏曲学校主修锡剧伴奏,后被南京艺术学院破格录取,先后就教于马友德、甘涛、张锐、闵惠芬、成公亮等。1985年参加北京全国二胡邀请赛获一等奖第一名,其纯净细腻的演奏琴韵来自戏曲功底,有‘工笔二胡’之妙。代表作品《姑苏春晓》、《吴歌》、《秋思》。演奏、欣赏版本参考:邓建栋。”对乐曲、作者以及经典版本做了凝练概括介绍与推荐,并具有来龙去脉之“史学”性质。笔者虽与邓建栋相识,并十分赞赏他的谦逊人品和演奏风格,看到这段文字,方“知其所以然”。全部篇幅只有18个页码,精到之处,比比皆是。后者“名录”更以一言蔽之,如“项祖英(男,1926~1999),江苏苏州人。上海音乐学院二胡教授”;“萧白墉(男,1941~ )广东潮阳人。国家一级演员,原上海民族乐团二胡首席和独奏演员”;“姜建华(女,1961~ )上海人。曾任日本高崎艺术大学教授,现中央音乐学院二胡教授”……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特色之四:在于每首名曲不同谱本的筛选和演奏版本的推荐,笔者认为是“典籍”对二胡教学方面的两个贡献,也是作者在几十年二胡教学实践中所经历的纠结、不解和反复总结出来的结果。谱本的选择,是基于一首名曲在流传过程中,经过许多演奏家与教学实践者的二度创造,会产生不同弓法、指法的各式谱本,但是从教学和传承的角度来看,编著者尽量选择乐曲发表最初的谱本(传统类)亦或是二胡界较为公认的通用谱本(普及类)或是经作曲家本人和权威演奏家几经修订的弓、指法谱本(新创类),以此正本清源,统一规范,为教学者、演奏者和研究者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坐标参照。关于演奏版本的推荐,可谓是该“典籍”的一大亮点。书中为每首作品都附录了最佳演奏版本推荐,这些经行家里手几近挑剔的权威演奏版本,将为学习者铺就一条便捷的路径,并通过互联网进行音像配套发布。二是各首名曲的演奏者较多,究竟哪位演奏家的音响版本诠释更为独到精美,本书则推荐了。这些实际已属于版本学的思考,在历来的二胡书著中是没有的,足见作者的治学视野,使“典籍”达到了一定的学术高度。
特色之五:岳峰教授编“典辑”特色之“所以然”应该向读者交代了。俗话说:“诗的功夫在诗外”,岳峰是一位“外功”、“内功”兼备的优秀琴家。“外功”是她举办各种形式风格之二胡音乐会,得心应手,气韵回荡;“内功”是具备深厚的文化素养和理论功力。她除了发表大量二胡艺术研究、传统音乐、美学、乐评之外,出版著作就有《二胡基础教程》、《中老年二胡教程》(初级篇)(中级篇)、《细说慢练二胡》(四册)、《音乐家储师竹——储师竹作品及对他的研究》、《艺坛伯乐——二胡艺术家陈朝儒》、《闵季骞民乐人生》等多部二胡教材和音乐家传记,在二胡界难得一见,令人刮目相看。正如有的学者所说:“《音乐家储师竹》既是一本好书,也是20世纪中国新音乐和传统音乐研究、中国音乐史研究等方面很有价值的著作。”[iv]闵季骞是我国民乐界的一位传奇式人物,早年曾随储师竹先生主修二胡,同时随杨荫浏先生选修三弦,随曹安和先生选修琵琶,培养了二胡大师闵惠芬(长女)、优秀琵琶演奏家闵小芬(幼女)、指挥家闵乐康(儿子)等后裔。乔建中在“序一”《高风亮节 儒雅谦和<闵季骞民乐人生>出版感言》中以几个典型事例叙述闵季骞先生“是一座充溢伟大文化精神的丰碑!”之后,结尾处写道:“我想,本书的编者,正是从这样的历史观出发而编辑这本专集的。全书诸文,无论是闵先生所整理之谱、所著之文。还是同行、朋友、亲人对他的评述、感念,都彰显出一个大时代中个体生命的可贵价值和特殊意义。”对这部著作给予了很高评价。陈朝儒(1924~ 2013)先生是二胡界老一辈演奏家和教育家,但介绍性的文章不多。我自1955年来济南后曾听说1947年他在山东济南省立一中任教,1948年在济南文化会堂举办“陈朝儒南胡独奏音乐会”,接连三天,座无虚席,《大众日报》以整版篇幅报道了音乐会的盛况,并载有专门音乐评论,用一把二胡在没有任何伴奏形式下成为山东轰动一时的佳话在当时实为罕见,也孕育了济南后来产生一大批二胡演奏家的地域根缘,如王宜勤、蒋才如、张寿康、张伟臣、于红梅、马向华以及新一代的高白、王梓同……等等,我所知道情况仅止于此,亦未能进一步了解乃至研究陈朝儒的二胡成就与业绩。岳峰编著《艺坛伯乐——二胡艺术家陈朝儒》一书,则亲自采访、大量搜集文字、图片资料,以陈朝儒的“音乐创作”“音乐文稿”“论评陈朝儒”三大板块以及附录“陈朝儒年表”等内容展现了他一生事迹与贡献,使我们得知他在“国立歌剧学校”学声乐,爱好二胡,为陈振铎先生发现并动员报考青木关国立音乐院从而走上了二胡人生之路,在参加“第四届世界青年联欢节”后演奏《汉宫秋月》《空山鸟语》等乐曲时受到海外听众的高度赞赏,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将中国二胡艺术传播到欧洲大陆的演奏家之一;在济南时他培育了马友德等弟子,第三代传人有陈耀星、朱昌耀、周维、欧景星、杨易禾、卞留念、邓建栋以及许可、高扬、陈军等一大批人。使我们对陈朝儒为二胡艺术事业所做出的贡献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音乐家传记是音乐史学研究的重要部分之一,岳峰教授以储师竹、闵季骞、陈朝儒三位二胡名家编写的传记,史料翔实,内容丰富,结构不一,文笔凝练,在二胡音乐领域做出了史学研究的贡献。同时,她是一位富于人文情怀的二胡学者和民乐行者。比如:自2016年起,她带领二胡研究生团队四下江南进行“二胡寻宝”系列活动,先后拜访苏州百岁乐改人张子锐先生,发表感动人间的国乐事迹《天行健——世纪乐人张子锐》(《人民音乐》,2016年11月号)并发起促成民族乐器界首次为乐器人祝寿的“乐改先驱张子锐先生百岁庆典”活动;到上海华漕镇拜见《国粹胡琴艺术藏馆》馆主蒋国粹先生,把他收藏近半个世纪百余把近百年间各式胡琴的事迹告知天下,由此引发全国胡琴人的关注,先后有上千名专业和业余胡琴人前来参观,大家重新审视胡琴历史的琴制、琴曲、琴人等对当下的意义;她们又亲临上海探访“乐器文化的践行者”沈正国先生,了解有关老胡琴的那些事儿;寻访上海国乐研究会,现场聆听了被称之为“丝竹老红木”的江南丝竹,以为研究生选题积累田野素材。最后,岳峰教授师生又前往崇明岛拜见一位搜集了民乐文献达6000余份的杨刚先生,使学生大开眼界,深受启发。……全国音乐艺术院校有多少师生能像她们那样惬意地徜徉在二胡与传统音乐的汪洋大海之中呢。如果说,二胡教学艺术实践需要一个典范的话,将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岳峰带领的学生作为一个标杆与榜样,笔者以为,此言并不为过。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向来是我国知识分子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一句名言。岳峰教授“典辑”之所以能够成为一本好书,我想,应该是她取得成就的一个必然缘由吧。
注释: 
[i] 《中国华乐大典·二胡卷》共5卷,有“乐曲篇”(上中下三卷,共104首)“文论篇”一卷“音像篇”一卷;《二胡卷》编辑委员会主编:乔建中 杨光熊,副主编:于庆新 赵寒阳;上海音乐出版社2010年1月第1版。
[ii] 陆修棠创作的二胡作品分别为:《怀乡行》《风雪满天》(1937)《孤雁》《农村之歌》(1945)《归来》《小白马》《木兰从军变奏曲》(1955)等8首乐曲。
[iii] 在刘天华的五大弟子中,吴伯超(1903~1949)以音乐教育家著称,曾任“国立音乐院”(重庆、南京)院长,陈振铎(1905~1999)是刘天华学生中唯一学完“二胡十大名曲”的人。 
[iv] 郑锦扬:《<音乐家储师竹>与乐史人物研究》,《人民音乐》2003年6月号。

刘再生(1937—  )音乐史学家,音乐评论家。江苏武进人,出生于上海。高中就读于江苏省苏州高级中学,大学分配至山东师范学院中文系专攻语言文字专业。毕业后执教高中语文,1960年任歌舞团体民族乐队首席,1972年从事于博物馆文物考古工作,在涉及古文献、音乐艺术实践、历史学和考古学等多种知识领域经历后,1980年调入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担任中国音乐史教学与研究工作。1997年起担任硕士研究生导师(至2008年止)。任教期间经他培养与辅导的学生获音乐学专业博士学位者有30余人。现为山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首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专家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音乐史学会副会长(1992—2004)等职。主要著作成果有:《中国古代音乐史简述》(1989)、《中国音乐的历史形态》(刘再生音乐文集,2003)、《中国古代音乐史简述》【修订版】(2006)、《中国音乐史简明教程》(上下册,2006)、《中国近代音乐史简述》(2009)、《中国音乐史基础知识150问》(2011)、《音乐界一桩历史公案》(刘再生音乐文集,2012)、《嘤鸣集——刘再生音乐评论文集》(2015)、《中国音乐史简明教程》【修订版】“古代音乐卷”、“近代音乐卷”(待出版)等。其中两本《简述》为中央音乐学院等多所高等音乐艺术高师院校作为招收硕士、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参考书目采用,在香港、台湾音乐专业院校也有广泛影响。著名学者黄翔鹏先生曾评价其《中国古代音乐史简述》“吾以此书为近年所刊中音史之最有价值者,由衷之言也。此书不摆历史著作的架子,不走老路,有心得,能反映近十年来音乐史界的最新研究成果。因此,决非闭门造车者所可望期成绩也。”他主要学术成果均完成于退休之后。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原所长(现为西安音乐学院特聘教授)乔建中对其学术作风有如下评价:“30年来,再生先生坚守史论两域,纵横捭阖,成绩斐然。其治史,以问题为纲,以史料为据,娓娓道来、清晰明畅;其写人论乐,以史实为准则,以作品论短长,不跟风,不迎奉,率性而作,文质两优。其人之才情,其文之用心,一如往日。”在音乐界享有较高声誉。曾获山东省第6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1991),曾宪梓教育基金会全国高等师范院校教师三等奖(1993),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著作二等奖(一等奖空缺,1995),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人民政府、山东省泰山文艺奖评奖委员会“首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著作一等奖(2008),山东省第25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文化学一等奖(2011),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民乐艺术终身贡献奖”(2011),山东省社会科联合界2012年度“山东省社会科学突出贡献奖”,山东省第30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文化学一等奖(2016)等多项奖励。



上图为本文作者刘再生(左)与岳峰相会于2012年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在河北廊坊主办的首届“华乐论坛”。本次活动刘再生教授作为大会特邀主题发言人,岳峰教授则为刘文金先生获特等奖的作品《长城随想》做特邀评论发言。
章源自《人民音乐》2019年12月号 
插图摄影:上海大龢堂,随缘而行